《龙姬女神》
作者:旧神克图格亚

正文 第8章 出剑必杀的剑意
 

    镰仓城的天守阁所在的街道的一座酒馆当中,杨铭坐在酒馆二楼当中,一边品尝着清酒和几样素菜,一边听旁边不远处的几个武士议论最近发生的几件重大事情。()

    如同杨铭预料的那般,知道岩仓城发生的事情之后,讨伐北海道虾夷人的战争还没有结束,源樱花便一个人回到镰仓城,把傀儡将军源秀竹囚禁起来,并且宣布自己成为新的摄政大将军。

    “源梨花姐妹两人都有着相当可爱的名字啊!”

    现在镰仓城内效忠将军家的武士们讨论最多的事情,其实并不是源樱花取代妹妹源梨花成为幕府将军,而是将军家在这一代没有男Xing继承人。

    源梨花原本就是被姐姐源樱花架空实权的傀儡实权如果源梨花是将军家唯一的男Xing继承人,那么源樱花取代源梨花或许会让人感到难以接受。

    既然姐妹两人的身份都是女孩子,而且源樱花掌握幕府实权的时间里一直将大和国经营的很好,现在自然没有人会愚蠢到反对源樱花成为幕府将军。

    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神州大陆的话,因为父死子继兄终弟继的观念早已深入人心,所以皇帝家没有男Xing继承人的话,文武大臣们就算是推举皇帝的弟弟或是侄子成为皇位继承人,也不会让皇帝的女儿成为皇位继承人。

    唐朝的时候,虽然出现过一位日月凌天的女帝武曌,但是说白了,这位被许多人吹嘘到天花乱坠的女帝,不过是汉朝的吕后一般的人物,以皇太后的身份暂居皇位而已。

    所谓的古往今来唯一女帝,不过是徒有其表。

    所以女帝武曌死后,继承她皇位的不是武氏宗亲,而是她姓李的儿子们。

    难道以女帝武曌的智慧,会不知道她死之后,她的侄子们一样可以为她守陵尽孝?

    难道以女帝武曌的智慧,会不知道皇位回到她的儿子们身上,便等于她的武氏皇朝不过是一场春秋大梦?

    所谓的武氏皇朝,不过是满朝文武陪着女帝武曌演出来的一场大戏而已,所以就算女帝武曌活着的时候,都无法庇护好自己的侄子。

    跟神州大陆不一样的是,虽然大和国同样有着父死子继兄终弟继的观念,但是早在汉末三国的时代,便有九州岛的卑弥呼女王成为邪马台国统治者的事例,更何况东瀛神话的最高神天照同样是女神,所以现在这个时代的大和国人是勉强能够接受女Xing统治者的。

    镰仓城的武士们现在纷纷议论将军家没有男Xing继承人的事情,并不是他们反对源樱花,只是好奇源樱花会选择谁成为她的丈夫,然后跟她一起生下将军家的继承人而已。

    杨铭并不在意源樱花取代妹妹源梨花成为新的幕府将军,而是在意源樱花会如何处置源梨花这个愚蠢的妹妹。

    毕竟源樱花愤怒到揭穿源梨花的女儿身,夺走源梨花的将军身份,最大的原因肯定是因为源梨花被杨铭骗走了天丛云剑。

    虽然杨铭想要报复源樱花,但却不想牵连无辜,让一个天真单纯的傻女孩因为自己的缘故被她的亲姐姐杀死。

    幸好源樱花只是将妹妹源梨花囚禁了起来。

    妹妹源梨花毕竟是源樱花如今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看来源樱花还没有到为了权力连亲情都不顾的程度。

    如今源樱花,就在镰仓城里。

    想到当初被源樱花刺穿心脏时的那种频临死亡的痛苦,杨铭皱着眉头,思考着要不要继续对源樱花进行报复行动。

    “还是算了吧!有句话叫做不作不死!虽然源樱花失去了天丛云剑,而我得到了天丛云剑作为武器!但这里是大和国,以我的实力可没办法战胜化身龙蛇的源樱花,甚至有可能被她杀死!”

    杨铭冒着会被源樱花发现的危险来到镰仓城,其实是为了第一时间知道源樱花如何处置妹妹源梨花的消息。

    既然源樱花并没有愤怒到失去理智,想要杀死自己唯一的妹妹,杨铭便打算离开大和国返回神州大陆,等到以后有机会了再对源樱花进行报复。

    就在杨铭准备用刚才从旁边几个武士身上偷来的钱结账时

    一个穿着绣有笹龙胆家纹的粉Se武士服的身影走到酒馆二楼当中,来到杨铭的矮桌对面坐了下来。

    “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杨铭先生!”

    脸上露出嫣然笑容的源樱花用冰冷的目光注视着杨铭,满是好奇的说道。

    “看到杨铭先生活着出现在我眼前,我还真是好奇为什么您没有吃掉帝姬姐姐,却能够得到她的不死身呢?如果杨铭先生可以把这个秘密告诉我的话,或许我可以原谅你偷走天丛云剑的大罪。”

    杨铭全身紧绷,右手本能般的握住天丛云剑的剑柄,皱眉看着源樱花说道。

    “我不懂!我才刚刚来到镰仓城,而且我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的气息,为什么你能这么快便找到我?”

    听到杨铭的询问,源樱花摇了摇头说道。

    “我并没有找到杨铭先生哦!我找到的,其实是天丛云剑。”

    看到杨铭露出更加疑惑的表情,源樱花露出戏谑的笑容说道。

    “难道杨铭先生,你没有听过天丛云剑的传说故事吗?

    东瀛神话当中关于天丛云剑的传说故事,杨铭当然知道。

    传说,当须佐之男从高天原被放逐到出云国之后,沿著肥河行走时,在上游遇到一对老夫妇,他们抱着一位年轻女子大声痛哭。

    须佐之男见此情景,忍不住向这对老夫妇问及原因。

    老夫妇言他们原本生有个女儿,但其中前七位已经被一个名叫岐大蛇的巨大妖魔吃掉了,岐大蛇从高志而来,每年出现就要食一次人。

    如今,这对老夫妇正为即将面临同样命运的幺女奇稻田姬悲泣着。

    须佐之男听后,自告奋勇要收伏即将前来的岐大蛇,但条件是事成之后要将奇稻田姬许配给他,因为他已被奇稻田姬的美丽所吸引。

    为了保护奇稻田姬,须佐之男将她变成一只梳子CHA在自己的头发上,然后叫老夫妇酿造烈酒,在地上凿了个洞,各自摆了装满烈酒的酒桶。

    后来,岐大蛇从狂海暴浪中现身,到达现场的岐大蛇一闻到了酒香,个头便各自自钻进个洞中饮用烈酒,接着便酒醉倒地,昏睡不起。

    须佐之男趁机持著诸神之剑十拳剑,欲将岐大蛇斩杀。

    在切到尾巴的时候,十拳剑的剑刃却敲出了缺口,将尾巴逐一剖开看才发现,原来其中含有一把坚硬而锋利的剑,而这把剑便是天丛云剑。

    看到杨铭皱眉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源樱花满是笑意的说道。

    “看来杨铭先生也知道,天丛云剑是出自岐大蛇身Ti的神剑。而我们源氏一族的先祖,便是岐大蛇。天丛云剑作为岐大蛇身Ti的一部分,跟我之间有着极为紧密的血脉联系,只要天丛云剑还在大和国的领土中,我就能够感应到天丛云剑所在的位置。原本我一直在担心,杨铭先生会直接带着天丛云剑离开大和国,却没想到你竟然会自投罗,带着天丛云剑来到镰仓城呢!这究竟是愚蠢,还是杨铭先生对于自己的实力自信到了狂妄的程度?”

    “岐大蛇是你们源氏一族的先祖?”

    杨铭瞪大眼睛,目光难以置信的看着源樱花说道。

    “你不是说过,你们源氏一族是徐福的后裔吗?难道你们源氏一族是徐福跟岐大蛇生出来的后代?”

    难道徐福,竟然是跟许仙一般的勇士吗?

    看到杨铭的反应,源樱花不悦的皱着秀眉,冷声说道。

    “这就不死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了!现在,把天丛云剑还给我吧!”

    说完之后,源樱花伸出右手,想要从杨铭手中抢夺天丛云剑。

    源樱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为了不被她握住天丛云剑的剑柄,杨铭的右手本能的拔剑出鞘,挥动天丛云剑斩向源樱花伸过来的右手。

    锵的一声!

    天丛云剑出鞘的剑身绽放出黑Se剑光的同时,源樱花脸Se大变,身Ti突然如同离弦之箭冲破屋顶飞到了高空当中。

    下一瞬间!

    天丛云剑释放出的黑Se剑光横扫酒馆二楼,将酒馆二楼的建筑本身还有酒馆二楼内的伙计和客人全部化成了灰烬。

    “怎么可能”

    酒馆上方百米的高空当中,看到杨铭挥动天丛云剑斩出剑气造成的惊人破坏,源樱花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说道。

    “你并不是先祖的血脉继承者,为什么为什么你能够驾驭天丛云剑,而且还发挥出如此惊人的威力?”

    虽然天丛云剑在源樱花的手中,有着媲美弑神武器的威能。

    但是天丛云剑并不是真正的弑神武器,而是岐大蛇身Ti的一部分,应该只有岐大蛇和他的血脉继承者才能驾驭天丛云剑,发挥出天丛云剑真正的威能才对。

    看了一眼酒馆二楼被自己破坏之后的残骸,杨铭抬头看向高空中的源樱花,耸了耸肩说道。

    “能够驾驭这把天丛云剑,我自己也感到非常好奇呢!至于我能够驾驭这把天丛云剑的理由或许是因为我身Ti中融合了六种不同的龙蛇血脉吧!”

    虽然龙蛇的系谱中有着许多不同的分支,但是追溯源头的话,真正的龙蛇始祖只有一位。

    杨铭甚至猜想过,当他把所有分支的龙蛇血脉全部融入自身当中,或许能够在自身重现出龙蛇始祖拥有的纯净血脉,得到媲美神王级准圣级的先天神祗拥有的神力。

    如今杨铭能够驾驭岐大蛇的血脉继承者才能使用的天丛云剑,或许便是他融合众多龙蛇血脉得到的特殊能力之一。

    秀眉更加紧皱,源樱花愤怒的咬了咬银牙之后,右手拔出腰间的童子切安纲,向着杨铭斩了过去。

    就算杨铭能够驾驭天丛云剑,发挥出天丛云剑媲美弑神武器的威能,源樱花依然要从杨铭手中夺回天丛云剑。

    这不仅是因为天丛云剑是将军家权力传承的象征,更是因为失去天丛云剑的话,源樱花自身十成的战力,今后最多只能发挥出六分。

    看到源樱花不是选择变身龙蛇,而是拔出腰间太刀跟自己战斗,杨铭疑惑的楞了一下之后,右手抬起天丛云剑挡在面前。

    锵的一声!

    童子切安纲跟天丛云剑撞击之后,虽然有着源樱花的力量保护,童子切安纲的刀刃并没有被天丛云剑崩断,但是源樱花双手全力斩出的一刀,也被杨铭单手握着的天丛云剑完全挡了下来。

    “源樱花!我跟你之间可是有着两个等级的实力差距,如今天丛云剑也在我的手中!如果你想用人类姿态跟我战斗的话,接下来可就不是你要从我手中抢回天丛云剑,而是我要好好教训你了。”

    说完之后,杨铭张口一吐,一团拳头大的红莲之火从杨铭的口中飞出,向着源樱花的眼睛飞了过去。

    眼睛是人类身Ti中最脆弱的部位,这一点对于半神龙姬来说也是一样的。

    如果杨铭是用红莲之火攻击源樱花身Ti的其他部位,源樱花还可以暂时忍耐身Ti被红莲之火烧灼的痛苦,但是身Ti最脆弱的眼睛受到袭击,源樱花本能的做出了躲避的动作。

    而在源樱花躲避红莲之火的同时,杨铭收回天丛云剑重新挥出斩击。

    秦皇剑法的剑意自然而然施展出来,天丛云剑的剑刃以十分的全力直刺源樱花的脖颈,就算是杨铭反应过来之后想要手下留情,也已经来不及了。

    不过源樱花像是早已察觉到危险,在躲避袭击眼睛的红莲之火的同时,她的身Ti便做出了后退的动作,险之又险的做开了杨铭刺来的天丛云剑。

    向后暴退两百米,跟杨铭拉开一段长长的距离之后,源樱花心有余悸的看着杨铭向前刺出的天丛云剑,惊疑不定的质问说道。

    “你这是什么剑法?竟然如此狠辣!刚才你是真的想要杀了我吗?”

    虽然杨铭想要报复源樱花,但源樱花毕竟是一位有着女神般美貌的龙姬,所以杨铭倒也不是一定要杀了源樱花才能满足。

    不过

    回想着刚才刺出天丛云剑时的心境,杨铭皱眉冷声说道。

    “剑是杀人之器,剑法是杀人之法!我既然向你挥剑,自然是想要杀了你的。如果我在出剑之时对你手下留情,那还不如束手就擒,让你杀了我更好!”

    没有挥剑之时,杨铭或许有着不杀源樱花的想法。

    但是在杨铭挥剑的时候,不管眼前的敌人是绝美的少女还是丑陋的男人,杨铭出剑时的杀意都是一样的。

    “你”

    听到杨铭这番杀道剑客一般的话,源樱花瞪大眼睛,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杨铭。

    就算是跟杨铭之间有着巨大的实力差距,源樱花依然主动对杨铭出手,是因为源樱花印象中的杨铭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

    所以就算自己曾经用天丛云剑刺穿杨铭的心脏,源樱花依然相信,杨铭无法狠心伤害自己。

    可是现在的杨铭似乎跟源樱花记忆中的杨铭出现了很大的变化。

    “你真的是我所认识的杨铭先生吗?或许真正的杨铭先生,早就因为被我用天丛云剑刺穿心脏死掉了,你是其他人附Ti占据了杨铭先生的身Ti?”

    听到源樱花脑洞大开的猜想,杨铭嘴角一歪,忍不住笑着说道。

    “我可是四十sn半神强者!恐怕只有神祗的灵魂,才能附Ti占据我的身Ti。但神祗的灵魂不朽不灭,根本不是半神的身Ti能够承载的。你就不用胡思乱想了,我确实是真正的杨铭。至于我现在的改变全都是拜你所赐,让我在梦境世界沉睡数十天,看到了许多不属于我的记忆画面,改变了我的想法。”

    3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