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美女总裁》
作者:飘叶滴梧桐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一孕傻三年
 

    楚莫嫣蹙蹙黛眉,干脆利落的道:“师父,李正阳不在你身边吗?”

    “在啊,他就在楼下。”苏秋雨回道。

    “你跟他直接商量就可以了,他还是统帅,这场仗怎么打,咱们还得听他的。”楚莫嫣合上手里的文件,“宫月痕阴险狡诈,李正阳比起他有过之而无不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让李正阳直接去跟宫月痕沟通比较好,师父你备战就可以了,策略方面听李正阳的。”

    苏秋雨拧着眉头,略有些忧虑:“我们不能老指望李正阳啊,他毕竟不是百花谷的人。”

    “先看看他的计划。”楚莫嫣对着话筒嫣然一笑,“别让他闲着,这人一闲下来就找事儿,在心动集团他才闲多久,瞅瞅惹下多少事,此次顶级门派的会战,我会跟独孤欢好好商量商量,看看大家能不能想到一起去,等手头的事儿忙完,我会抽调武门联盟的精英赶去聊城大峰山,顶级门派的会战不是百花谷一家的事,武门联盟也要拿出应有的力量,他们不仅要贡献资源,该出力时必须出力。”

    “我明白了。”苏秋雨想到自己跟李正阳之间的事儿,心里小声嘀咕:你的未婚夫忙的时候也能找事儿,要不我肚子也大不起来。

    想到李正阳,自然又会想到雾山的种种,先前刻意忘却的场景又一次出现在苏秋雨脑海之中。

    那些画面一次又一次刺激着苏秋雨并不强悍的神经。从实力角度衡量,李正阳很强,从智商和情商方面比较,苏秋雨自认为比起李正阳弱爆了。有如此强大的基因,肚子里的孩子.......

    “怎么还在想这些?”苏秋雨皱皱眉头,拿着卫星电话下了楼,见李正阳在厨房里忙乎,将卫星电话递给李正阳道,“这些交给我吧,你给宫月痕去个电话。”

    李正阳扭头看看苏秋雨,道:“等会儿,很快,不用你沾手了。”

    苏秋雨哦了一声,转身坐到沙发上,沏了两杯茶,在李正阳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将其中一杯朝他面前一推:“如果你在俗世,一定是个居家好男人,在我印象中,男人一般都不做家务的。”

    “你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李正阳端着茶杯抿了口,“这个年代的女人非常彪悍,远的不提,柳旭东的老婆朱月月就不是一般的强,整天折腾的柳旭东鸡飞狗跳。”

    苏秋雨微微一笑:“女人翻身做主人的时代来临了吗?”

    “至少在华夏,女性的地位还是不错的。”李正阳拿过卫星电话,问苏秋雨要了电话号码,正准备拨号,卫星电话响了起来,李正阳看看来电,按了接听键,笑眯眯的道:“宫先生,自从上次万达广场有了一面之缘,这应当是咱们第二次对话。”

    宫月痕身着深蓝色的夹克,推开窗户,看着远处的聊城的高楼,笑道:“扬州一行太过仓促,没时间跟李先生打个照面,不过李先生和楚莫嫣小姐应该更忙,先在八卦门订婚,紧跟着血洗八卦门庆贺,哪一件拿出来都是轰动武门的大事。”

    “幸亏没打照面,否则我脖子上的脑袋可能就没了。”李正阳阴阳怪气的道。

    “李先生说笑了,是我的脑袋不一定保住才对,百花谷的那批精英实力不低,恐怕灵霄宫的底蕴也只有这般强吧。”宫月痕点燃一根香烟,“李先生什么时候到的聊城?”

    李正阳撇撇嘴,没好气的道:“别装了,我什么时候到的聊城你会不知道?话说你窝在家里也该琢磨的差不多了吧?给句话吧,到底愿不愿意合作,怎么合作?”

    “这个问题我还在考虑。”宫月痕狠狠抽了口香烟,对着话筒道,“刚才长老会议,大家一致认为坐山观虎斗才符合聚义堂的长远利益,百花谷跟仙神府的战争,聚义堂没有参与进来的必要。”

    李正阳也点燃一根香烟,毫不客气的道:“如果聚义堂真的坐山观虎斗,我相信聚义堂没有以后,覆巢之下无完卵,顶级门派大战在即,如果你不加入战团,可能大家伙儿首先灭的就是你,谁也不想这边杀的兴起,被人冷不丁捅一刀,此外聚义堂也需要借助战争迅速充实自身的实力,宗门混战已经开始,战火很快就会波及到武门,这是挑战也是机遇,宫先生既然有溜达到扬州的脑子,就不该说刚才那番话,这是对你智商的侮辱。”

    宫月痕爽朗的笑了:“李先生真是快人快语。”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拐弯抹角的人,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诚实小郎君。”李正阳大言不惭的道。

    苏秋雨见李正阳这般说,坐在旁边的她小声嘀咕一句:“恬不知耻。”

    这让李正阳非常郁闷,都说一孕傻三年,你苏秋雨这么快就开始了?看清楚喽,我这是帮百花谷打仗,再不要脸也是为百花谷做出的牺牲,做人得有良心。

    苏秋雨见李正阳嘴角肌肉狂抖,眼中全是得意。

    宫月痕也被李正阳这句诚实小郎君噎了下,清咳几声后方道:“咱俩别扯了,今天下午两点,我准时在聊城坏外护城河等你,京都纵然很冷,聊城却很暖和,咱们赏赏花,钓钓鱼,喝点小酒。”

    “好!”陈昊天笑道。

    “届时将紫芸也带过来吧,此人多疑,你纵是楚莫嫣的未婚夫,却也是仁爱制药的掌舵人,如果她不在场,指不定怀疑咱俩在后面想着怎么阴百花谷呢。”宫月痕笑眯眯的道。

    李正阳看了眼苏秋雨,正色道:“怀疑你不会怀疑我,仁爱制药实力孱弱,不具备阴人的实力。”

    “李先生真是谦虚,夺魂盟和玉剑门这两场小战斗,仁爱制药打的那么漂亮,先前我总认为李先生天纵奇才,只是平台太低,这一战让我彻底改变对仁爱制药的认知。”宫月痕言语间全是赞叹,“如此之短的时间从世俗到武门,你们的崛起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李正阳嘿嘿一笑:“你有此感慨,是不了解仁爱制药,我们的平台从来不低,单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让很多武门望而生畏。”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李先生,我对你们敢不敢将它丢出来抱有强烈的质疑。”宫月痕将香烟掐灭,顺手丢到垃圾桶,淡淡言道。

    “一般情况下不会,不过有句古语说的非常好,兔子急了会咬人。”李正阳冷冷回道。

    “如果是我,即便走投无路也不会丢,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宫月痕走到办公桌前,坐在老板椅上向后一靠,沉声问道。

    “李先生的缘由该不会是自个儿脑子里缺根弦吧?”李正阳懒洋洋的道,“脑袋都要被人砍下来了,还不反击?”

    “倒下就倒下,人总会有一死,这倒不是说我宫月痕将生死看的很淡,而是我们脚下的大地养育了我们,不给予它回报倒也罢了,还想着伤害它,没良心。”宫月痕点着桌子,话锋一转,“李先生,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非常非常清楚,别在我面前卖弄小心机,我希望咱们下午的会谈能直爽点儿,弯弯绕没必要。”

    “我都说过了我是诚实小郎君,希望我们下午会谈的氛围非常愉快。”李正阳说完挂断电话,将卫星电话丢给苏秋雨,“今天下午你有时间吗?”

    “如此重大的事儿我怎么可能缺席?”苏秋雨对李正阳甜甜一笑,“宫月痕手段狠辣,如果在聊城对你下手,不啻于砍掉百花谷一条手臂,我必须给你提供贴身保护。”

    李正阳叹了口气:“你也不实在了。”

    “谁跟你在一起过一段时间,都不会实在。”苏秋雨站起身来,对李正阳笑道,“诚实小郎君,不打扰你思考怎么阴人了,我得去忙了。”

    李正阳一脸黑线,义正言辞的道:“苏秋雨同志,鉴于你的表现,作为大峰山之役的总指挥,我提出最严厉的批评,你要明白我是你的领导,你必须给予我应有的尊重。”

    尊重你?苏秋雨冷哼一声,小嘴一撇:“尊重你可以,首先你要能打得过我,问题是你有那个实力吗?”

    “那你也不能坐在我身上作威作福,这没良心.......”李正阳见苏秋雨脸色一寒,眨巴着言道,“我又说错话了?”

    苏秋雨深吸一口长气,红着脸叱道:“没有!”

    李正阳看着苏秋雨气急败坏的出门,顿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什么,而后打了几个冷战,恨不得朝自己脸上抽两巴掌。尼玛,劳资是不是脑抽了?怎么说出坐在我身上这样的话,貌似那晚......

    在李正阳挂掉电话后,宫月痕对着卫星电话一阵出神,他在思考目前的形势。

    过了大约三十分钟,他方才露出无可奈何的笑容,一根香烟刚从烟盒抽出来,马叔走进来,将一份资料递给宫月痕道:“查到了。”

    宫月痕将资料接过来细细一看,抬头看向马叔:“苏建春是李正阳杀的?也太巧了吧?”

    “我也觉得太巧,不过这是好事儿啊!”马叔无比兴奋的道,“怪不得仁爱制药对于苏颖母亲的救治如此尽心,对苏颖那么好,敢情是老李家欠苏颖的,咱们正愁着怎么朝仁爱制药安钉子呢,这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如果咱们将这些资料告诉苏颖,她一定心甘情愿给咱们提供仁爱制药的情报......”

    马叔这话尚未说完,就见宫月痕站起来,将资料放进文件粉碎机,挠挠头笑道:“你瞅瞅我这脑子,如此重大的事情,首先要考虑的应该是安全问题,怎么能留资料呢?”

    宫月痕将香烟点燃,扭头看向马叔,厉声道:“让苏颖到聊城孤儿院!”

    马叔一愣,有些不解:“你疯了吧?这么好的机会!”

    “这是什么机会,你指望一个俗世中人在情报战中发挥多大作用?万一事情暴露,你想到后果了吗?苏颖会死无葬身之地,即便李正阳或者老李家不杀她,莉莉丝肯定会将她碎尸万段!”宫月痕走到马叔身边,一字一句的道,“我再说最后一遍,俗世是俗世,武门是武门,两者之间不要有牵连,否则倒霉的永远都是世俗中人!我们要胜利要利益,也要有原则!”

    马叔看着愤慨的宫月痕,呐呐言道:“你该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了。”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