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美女总裁》
作者:飘叶滴梧桐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宫月痕来访
 

    夺魂盟有一统武门世界的野心?田志豪和邵月亭对视一眼,显然有些不信,不过吕鸿彬不是那种说大话的人啊,于是齐声道:“你说。www.xiluwx.com

    “玉剑门和凌烟阁的问题,他们都不急,你急什么?百花谷要动手,也不会首先动咱们,说不定百花谷在动手的时候后方空虚......”吕鸿彬说到这里,闭上眼睛,咬着牙道,“下面的话我不说你们也该知道了,要借助这次事件,玩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就不知道高层脑子里是不是进了水!如果百花谷那么好推,还轮得着夺魂盟?”

    田志豪和邵月亭立马一惊,夺魂盟这是蛇心不足吞大象。

    吕鸿彬看看田志豪,又瞅瞅邵月亭,嘴角挂着几丝不屑:“三门联盟?说的真是好听,首战尚未进行,就各怀鬼胎,原本三家连在一起吃不吃得了百花谷还不好说,现在连最起码的一心都做不到,不管是我夺魂盟,还是田长老的玉剑门,乃至邵长老的凌烟阁,前途不乐观。”

    田志豪一脸颓然,有气无力的道:“是啊,真不乐观,可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我连长老都不是了,内门要我即刻返回玉剑门,这一去,要想出来不知猴年马月,这年头都有坑爹这个词儿,这一次我是被徒弟坑惨了。”

    邵月亭深有同感,想到长老会议室内那些火辣辣的片段,咬牙切齿的道:“我那不成气候的孽徒,死不足惜。”

    吕鸿彬比起田志豪和邵月亭要冷静的多:“其实说起来何文远和王文婷没错,年轻人私房中有些离谱言行正常,坏就坏在这些东西被李正阳弄到手并且无耻的传播,其实将事情经过回放一遍,我们难道就没责任?一些最基本的因素我们没考虑到,才导致这次惨败!仁爱制药不是省油的灯,他们确实有让十大门派胆战心惊的资本。”

    田志豪和邵月亭听吕鸿彬这么一说,面色间多少有些羞愧,大家都多少年的老江湖了,怎么忘了骄兵必败这个词儿。

    “我们有错,各自武门更有错!”吕鸿彬双手撑着桌面,站了起来,“这个三人会议也到头了,田大哥,邵长老,都回各自武门吧,不管最终结果如何,我们终究是各自武门的人,武门可以将我们的建议视为耳旁风,却不代表我们不为各自的武门贡献自己的力量。”

    田志豪和邵月亭也一脸无奈的站了起来。

    三人对看一眼,苦苦一笑,直觉告诉他们,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聚,不远的将来,肯定会有人将自己的鲜血洒在自己护佑的武门之上。

    就在他们相互拱手准备散伙,吕鸿彬突然浑身一震,对着门外冷声道:“好大的胆子,谁让你进来了!”

    “吕长老,对不起,我也是逼不得已。”高玉峰推开会议室的门,回头对门外身着土黄色工装的年轻男子恭声道,“宫先生,他们都在,您请。”

    “辛苦了。”宫月痕对田志豪等人拱拱手,淡淡笑道,“久闻三位大名,宫月痕有礼了。”

    宫月痕?这个名字有些熟啊。突然田志豪浑身一颤,呆呆看向宫月痕,颤声问道:“您是聚义堂宫月痕。”

    “没错,正是我。”宫月痕走到会议桌坐下来,对吕鸿彬歉意一笑,“没打招呼就跑到你的密室来,得罪之处还请海涵,不过请吕长老相信,我此次到来,并没恶意。”

    别说你没恶意,即便有恶意我也没法子,聚义堂是比百花谷还要强大的所在。吕鸿彬冷冷看向高玉峰,点点头道:“你很好。”

    高玉峰没敢看吕鸿彬的正脸,赶紧低头,一脸惭愧。

    宫月痕瞟了吕鸿彬一眼,淡淡言道:“高玉峰确实很好,吕长老应该为找到这样的手下感到欣慰,他将我带到这里,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我在夺魂盟灭门之际,护你性命,而此前,我用了很多手段,他的骨头很硬,对你很忠心,当然对于夺魂盟,我想他并没有多少认同感。”

    吕鸿彬浑身一颤,扭头看向一声不吭的高玉峰,眸中的愤慨多多少少降了不少。

    宫月痕挥挥手,示意大家坐下:“我知道你们很愤怒,认为我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还是请大家平心静气听我说番话。”

    吕鸿彬、田志豪和邵月亭对视一眼,一脸狐疑的坐了下来。

    宫月痕朝门口的高玉峰看了眼,微微一笑:“高先生,你也过来坐下来吧,你的表现完全有资格在这间会议室参与讨论。”

    高玉峰怯怯朝吕鸿彬看了眼,小声道:“我不敢。”

    吕鸿彬蹙蹙眉头,气呼呼的道:“既然敢将人带过来,就有坐下的勇气。”

    高玉峰哦了一声,老老实实坐在吕鸿彬旁边,低着头,红着眼圈悄声道:“吕长老,我......”

    “等宫月痕宫先生走过之后再说。”吕鸿彬冷冷看了眼高玉峰,“当然你也可以跟他走,能跟聚义堂牵上线,你的本事通天啊。”

    高玉峰尚未答话,宫月痕扭头冲吕鸿彬淡淡一笑:“吕长老,再次强调,不是他找的我,而是我找的他,至于缘由,不是要你们为聚义堂做什么,而是我不想看着你们三位白白送死,武门世界出来一两个有眼光的英才着实不易,没了再找太难。”

    宫月痕的话,让田志豪陡然一惊。聚义堂作为排名比百花谷靠前的顶级门派,情报系统自然非十大门派之流所能比拟,武门联盟长老会议发生的事他知道并不为怪,宫月痕作为聚义堂的当家栋梁,对武门世界的局势判断不会有误,既然他说田志豪等人白白送死,基本给玉剑门、夺魂盟和凌烟阁判了死刑。

    田志豪等人一声长叹,纵然这话听到耳中很刺耳,却不得不承认是铁一般的事实。百花谷如此咄咄逼人,三门联盟不仅没有迅速做出反应还各怀鬼胎,能活才怪。

    见田志豪等人已然认同自己的观点,宫月痕双手交叉在一起,放在桌子上,缓缓言道:“武门联盟的局势我就不说了,武门世界会怎样发展我也不说,我想说的是,为了武门抛头颅洒热血固然值得赞颂,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在这场浩劫之中,你们的亲人你们的朋友,在你们死后他们会怎样?”

    吕鸿彬冷冷看向宫月痕:“宫先生,我没有背叛夺魂盟的任何理由,夺魂盟也不会成为其他门派手中的刀。”

    “我知道,我没有让你们背叛夺魂盟,只是告诉你们一件事,在玉剑门、夺魂盟和凌烟阁灭亡之际,我不希望你们用自己的性命去践行忠肝义胆,那很愚蠢,古有卧薪尝胆,你们就不能忍辱偷生最后报仇雪恨吗?”

    田志豪蹙蹙眉头,静静看向宫月痕:“宫先生的意思是......如果我门有难,聚义堂会收留我们?”

    宫月痕点点头:“顶级门派的局势比起武门联盟消停不了多少,回春堂就在前段时间被灭了,回春堂都能灭,不管玉剑门还是凌烟阁乃至于夺魂盟,底蕴比回春堂还深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回春堂内部腐朽,难道你们的武门就是精钢铸就?大家不要给各自武门脸上贴金,事实摆在眼前,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如果三门联盟内部精钢一块,恐怕反应要比现在不知快了多少,遗憾的是,此次事件各个武门的反应差出了他们的预期。

    宫月痕站起身,找了个一次性茶杯,沏了杯茶水,回到位置上抿了口茶水,沉声道:“百花谷比想象中还要强大,甚至强大到灵霄宫都不能比拟,这是我经过调查得出的结论,其实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关注百花谷,并且有意无意给仙神府和灵霄宫提醒,可笑的是他们并不在意,我想很快百花谷就会张开血盆大口,虎视眈眈冲着顶级门派去了,哦,还有两大世家!”

    吕鸿彬浑身一哆嗦,凑到宫月痕面前悄声道:“百花谷的底蕴真有那么强?宫先生的情报不会出了什么纰漏吧。”

    宫月痕很是自信的笑笑:“百花谷就是顶级门派的夺魂盟,我这么说,吕长老还有异议?”

    吕鸿彬就觉得一股寒气顺着脚底板超上冒,摇摇头道:“没有了,宫先生能探出夺魂盟的深浅,在对百花谷的判断方面应该没有问题。”

    宫月痕瞟了眼目瞪口呆的田志豪和邵月亭,淡淡言道:“你们也不要如此惊奇,夺魂盟的真实实力,玉剑门及不上,凌烟阁更及不上,甚至玉剑门和凌烟阁加在一起才能跟夺魂盟一较高下。”

    田志豪和邵月亭大吃一惊,如果这话从吕鸿彬嘴里蹦出来,他们将信将疑,从宫月痕嘴里蹦出,他们不得不确信夺魂盟的实力已经不知不觉飞升的这般高了,人家完全具备玩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游戏的资本。

    宫月痕环视眼四周,声音渐渐冷了下来:“如果条件允许,我会倾尽聚义堂全力灭掉百花谷这个祸害,让人无奈的是,可能我这边刚开打,聚义堂已经被另一个武门变成囊中之物,顶级门派的战斗比武门世界更迅捷,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所以对于三位的遭遇,我能帮的也只能是在你们走投无路的时候提供一个收容所。”

    田志豪皱着眉头,对宫月痕拱拱手:“谢宫先生美意,可我有一个疑问,我们三个在各自武门实力有限,聚义堂又是顶级门派,我们这点儿斤两,恐怕给予不了贵门多大的助力,您为什么要收留我们?天下没有不要钱的午餐,这个道理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知道的。”

    “自保!”宫月痕靠在椅子上,静静言道,“聚义堂即便这些年发展迅猛,却不具备仙神府那样能折腾的实力,回春堂的迅速破灭,动手的是冷家,暗中相帮的是仙神府,其中使坏的是灵霄宫,回春堂幻灭之后,这块大肥肉也被他们三家分了,聚义堂必须转变以前的思路,尽可能在武门世界收集有能之士,应对即将发生的武门大变!三位修为可能非常一般,但修为可以提升,脑子要想朝上走一步,很难。”

    宫月痕话锋一转,沉声道:“今日武门联盟长老会议大势已定,接下来要看的就是百花谷的精彩表演,或许灵霄宫的长老会暗中使个绊子,但我认为作用不大,即便有作用,你们各自的武门也阻挡不了百花谷风起云涌的攻势,顶级门派相互掣肘无法分神,也不可能给你们提供助力,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给你们传递刚才的讯号,除此之外,再无他图。”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