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美女总裁》
作者:飘叶滴梧桐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高人苏秋雨
 

    “从道义方面衡量,姬若雨做的事着实让人痛恨,不过却不得不承认,如果她最终目的实现,武门世界的现状要比现在好许多。”楚莫嫣盯着韩梅的双眸,轻轻言道,“我要一统隐秘世界,姬若雨也要如此,我们最大的不同只是手段不一样,在这个过程中,不管冠以多么冠冕堂皇的借口,血流成河总是必然,从本质上说,我跟姬若雨又有多大的区别呢?”

    “姬若雨更残忍,她心术不正!”韩梅摇摇头,“莫嫣长老跟她有本质区别,在你身上,我能看到光明。”

    “罢了,有些事说透了没意思,你只要知道在我们前方有一群吃人恶狼。”楚莫嫣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清澈的双眸划过一道寒光,“它们既然露出獠牙要吞了我们,我们就将他们撕得粉碎,一些人不死,一些势力不除,武门世界永远不会迎来真正的安静。”

    “属下愿为百花谷的大计贡献所有力量!”韩梅沉声道,“即便双手沾满鲜血!”

    “我对你的忠心从不怀疑,只是你的能力还有提升的空间。”楚莫嫣朝独孤欢那边瞟了眼,径直言道,“如果有时间,多跟独孤先生交流,甚至你分管的情报工作,拿不准也可以跟独孤先生商量。”

    听到这话,韩梅和独孤欢均是一愣,彼此隔空对看一眼。

    楚莫嫣提起天魔流星剑,对两人缓缓言道:“在武门联盟,你们是我最信任的两个人,是我的左膀右臂,请你们相信,不管以后我做了什么,都是为了脚下这片土地。”

    说完这些,楚莫嫣的倩影就消失在走廊尽头。

    韩梅走到独孤欢跟前,笑道:“独孤先生,以后还请你多多指教。”

    “韩长老说笑了,武门世界我暂时尚未理清头绪,还需要您多多指教才是。”独孤欢很谦逊的道。

    “武门经验我比你多,修为更比你高,可......”韩梅指着自己的脑子,看向独孤欢的眼眸中有一团火焰在燃烧,“不管反应还是眼光跟你都不在一个档次,有时想想,跟你和莫嫣长老相比,我太笨了。”

    独孤欢将目光别到一边,轻轻言道:“其实人还是不要太聪明,乱世之中,死得早的,往往都是聪明人。”

    韩梅一愣,犹豫了下,凑到独孤欢面前斩钉截铁的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理,我豁出这条性命也要护你周全!”

    独孤欢尴尬的笑笑:“为什么?”

    “因为......”韩梅低着头,静静言道,“因为对莫嫣长老来说,你存在的意义要比我存在的意义大很多很多,她需要的是一个在错综复杂的局势中找出线头的人,而我,不具备这种能力。”

    说完这话,韩梅转身就走。

    在错综复杂的局势中找出解决问题的线头,是一个领导者必须具备的素质。李正阳明白这段平静的时间应该做什么,除了修为他就玩命儿炼制提升类丹丸,有他带动,仁爱制药每个成员都在紧张有序的工作,大家都清楚现在是跟时间赛跑,只有迅速强大,前方才会光明。

    从表面看,仁爱制药很平静,只是平静中似乎有一股力量正在集结。当然老天爷绝不会让平静持续下去,于是这个非常不靠谱的编剧,脑经来了。

    敲门声响起,李正阳走到门口,皱着眉头问莉莉丝:“什么事?”

    “阮秋的家人已经到了仁爱制药。”莉莉丝见李正阳眸中闪过些许不耐,紧跟着补充道,“颜子宁为了保护阮秋家人,奄奄一息。”

    颜子宁?李正阳旋即想起在肥合市那个优雅深情的男子,将门关上,低声问:“阮秋知道吗?”

    “已经知道了。”莉莉丝边走边将情况大致介绍一遍,末了沉声道,“袁美婷悄悄告诉我保住颜子宁的性命问题不大,不过修为怕是废了,让我过来找你,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李正阳旋即加快脚步,到了医院,就见阮秋坐在特护病房门口,略有些出神。

    有些人,不到关键时刻不知他的好,对颜子宁,阮秋先前不胜其烦,原因非常简单,她没有考虑个人问题的打算,回春堂巨变,执掌全局的她无暇分身更无杂念,满脑子都是如何将回春堂的损失降到最低,甚至连自家人的安危都顾不上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颜子宁站了出来。在颜家不提供助力的情况下,他竭尽所能给予阮秋家人保护,为了阮秋,这个优雅高傲的男人甚至不惜跪在神秘高手苏秋雨面前,乞求她出手。

    饶是苏秋雨实力强悍,在逃亡过程中颜子宁还是替阮秋的父亲阮东海挡了一掌,到达仁爱制药时就剩一口气了。

    阮秋看到李正阳赶了过来,赶紧起身:“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救他。”

    “你这是废话!”李正阳朝一边瞟了眼,就见一个身着绿色毛呢大衣的长发女子正直直盯着他看,如果没估计错误,此人应该就是阮家的救命恩人,颜子宁搬来的大能苏秋雨了。

    李正阳冲苏秋雨点点头,一头扎进了特护病房。

    此时袁美婷刚刚完成针灸治疗,擦擦额头的细汗,见李正阳进来,言语间略有些无奈:“我尽力了。”

    李正阳将手搭在颜子宁手腕一探,许久之后叹了口气,冲袁美婷道:“你能保住他的性命已经非常了不得了,这是奇迹。”

    “师父,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袁美婷看看病床上的颜子宁,小声道,“对武者来说,修为尽失不啻丢掉性命,我怕他醒来后接受不了现实。”

    “办法有是有,不过现在做不到。”李正阳低头想想,抬头看向袁美婷,“还是把握住现在,从他脉象看,至少五日才能醒,这段时间......”

    “我就在特护病房哪儿都不去。”袁美婷想了想,悄声道,“超武双修的改造可能要向后推迟。”

    “有外人进来,怎么着都要搁下。”李正阳朝外面瞟了眼,正色道,“阮秋值得相信,她身边的人不好说,对了,阮秋的家人伤都不重吧?”

    “其他人并无大碍,只不过历经一番战斗,需要休养。”袁美婷纵然不知武者之间的战斗是怎样,耳朵稍稍挂点儿,也知道当时景象之惨烈。

    李正阳拍拍袁美婷的香肩:“过会儿我再去看看,辛苦了。”

    “我不辛苦,您才辛苦。”袁美婷见李正阳转身就走,突然道,“师父,多注意身体。”

    李正阳回转头来,笑道:“这话应该我对你说。”

    “不,师父比我辛苦,自从阮小姐到达仁爱制药后,你基本就没出过门。”袁美婷笑着红唇,抬眼正对李正阳,细声道,“你不是神。”

    “你也不是。”李正阳说着出了病房。

    阮秋一见李正阳,立刻又走过来,神情非常紧张:“有希望吗?”

    “命保住了,不过伤势非常不稳定,所以袁美婷这段时间会在病房时刻看守以防万一,修为目前没有办法,以后或许有希望。”李正阳老老实实将情况叙述一遍。

    “能保住性命就行,至于修为,他这般待我......”阮秋朝病房深深看了眼,“真碰到什么事儿,我的性命不要,也不让他受一点儿伤害。”

    颜子宁的付出是巨大的,不仅修为没了,更重要的是,颜家再也容不下他。

    站在一边的苏秋雨走了过来,将阮秋细细打量一遍,从嘴里蹦出来的话语颇不客气:“你配不上颜子宁。”

    李正阳面部肌肉狂抖,蹙蹙眉头,这女人长得清清秀秀精精明明,怎么不说人话呢?这个节骨眼儿上提这茬儿,什么意思?

    阮秋咬着红唇,静静看向苏秋雨,点点头:“确实配不上,他在颜家应该有一个很好的未来,却因为我......什么都没了。”

    苏秋雨瞟了李正阳一眼,脆声道:“为了家族利益考虑,颜子宁已被逐出家门,对于家族嫡系而言,这是比死还要难以接受的耻辱!不仅如此,他还要面对冷家的追杀,小小的仁爱制药,能扛住冷家滔天的怒火吗?”

    冷家算个毛啊!李正阳脸色非常不好看,如果旁边没有兄弟,这话李正阳忍了,有兄弟在,怎么着这话也要顶过去。

    阮秋见李正阳脑子要抽,赶紧给他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苏秋雨脑神经紊乱,你也跟着乱?若非她出手,我的父亲和兄弟姐妹的性命铁定保不住,人家说难听话看在我面子上忍忍你会死?再说苏秋雨发脾气正常,即便她修为再高,在武门世界公然与冷家为敌,以后要想安安生生混几不可能,她发点儿牢骚怎么了?

    李正阳瞟了眼负责警戒的弟兄们,见大家面色如常,轻咳一声,对苏秋雨轻声道:“苏小姐,我承认作为顶尖势力,冷家还不是我们能得罪的起的势力,不过冷家找上门来,李正阳别的保证没有,护佑在阮家的最后一人,一定是仁爱制药的兄弟!”

    苏秋雨哦了一声,静静看向李正阳,问道:“有意义吗?”

    “有,至少我们履行了我们的原则!”李正阳的目光在阮秋等人面庞一一扫过,掷地有声的道,“只要踏进仁爱制药的大门,就说明你们将这里当成了家园,仁爱制药别的能耐没有,为了家人豁出性命的勇气还是有的。”

    苏秋雨摇摇头,毫不客气的道:“说到最后,还不是一个死?所以依然没有意义。”

    李正阳耸耸肩膀:“苏小姐,既然你坚持自己的观点,我想我们俩尿......呃,说不到一块儿去。”

    阮秋一扶额头,先前都给这货打预防针了,哪想越怕什么越来,正常愉快的说话对你而言就那么难?

    苏秋雨脸色一变,正准备发飙,见李正阳又将话收了回去,冷哼一声:“如此粗俗!我自然跟你说不到一起去!”

    “说不到一起去没关系,能走到一起去就成!”李正阳挠挠头,再不敢跟苏秋雨扯淡,转身对阮秋道,“我去看看阮叔叔他们,你好好招待下苏小姐,颜子宁没醒之前,不要进特护病房,以免影响袁美婷发挥。”

    阮秋点点头:“我有分寸。”

    “有分寸就好。”李正阳想了想,凑到阮秋耳畔悄声道,“大姐,颜子宁其实你真可以考虑,人家为了你都拼到这份儿上了,我瞅这货越来越靠谱了。”

    阮秋小脸一红,叱道:“大人的事儿,小孩乱嘀咕什么!”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