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美女总裁》
作者:飘叶滴梧桐

正文 第九百三十九章 暴怒
 

    <!--g0-->

    “没有,我看她可能真不知道冰天焚经荷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徐国锋小心翼翼的回答。

    “没用刑”齐向荣蹙了蹙眉头。

    徐国锋摇摇头:“她就一普通女孩,那般做,太下作。”

    齐向荣哦了一声,摆摆手道:“她说不说不重要,只要人在我们手里就成,冰天焚经荷纵是至宝,相对于黄沙宝库还是次了点儿,想当年西夏王国何等辉煌,积累下来的仙草灵药着实让人神往,如果能得到,不管夺魂盟还是翠枪门,实力都要大大飞涨,黄沙门数百年来,守着宝库却不知利用着实可惜,不过细细想想也怪不得他们,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这些好东西露头,恐怕黄沙门早就不存在了。”

    徐国锋完全赞同齐向荣的观点,沉声道:“李正阳跟黄沙门的争斗胜负一旦揭晓,那些隐藏在暗处的黄沙门内门余孽定会出来,届时戏剧就精彩多了。”

    “他们不是黄沙门的余孽,准确来说是黄沙门的英雄,如果不是他们,恐怕黄沙门早改旗易帜了,翠枪门之所以迟迟不动手,归根究底还不是为了黄沙宝库”齐向荣冲徐国锋意味深长的笑笑,“至于人品方面,那些所谓的余孽也比黄沙门目前的崔鹏刚之流好太多。”

    人品徐国锋在心中幽幽叹了口气,在强者为尊的武门世界,所谓人品,有时不过笑话。

    齐向荣站了起来,推开门,回头对身后的徐国锋道:“明天就是大年三十了,哦,现在就是,让大家伙儿打起精神,盯着尹川的一举一动,成败与否,可能就在这几天。”

    “是,齐先生。”徐国锋看看外面的飞雪,轻声道,“齐先生,外面雪大,要不今天不走了呢”

    齐向荣洒脱的笑笑,伸出手掌接着从天空飘落的雪花:“雪中漫步,也是一种乐趣,好不容易逮到这样的机会,不好好享受,下一次不知什么时候还有如此闲情雅致,甚至可能不再有机会了。”

    徐国锋几步走上前来,恭声道:“齐先生说笑了,你有经纬之才,定能洪福齐天。”

    洪福齐天齐向荣笑而不语,抬脚就向前走,淡淡言道:“徐掌门,我不是经纬之才,如果李正阳站在我这个平台,恐怕要比我飞的更高,飞的更远,在这个变革的时代,如果能寻个配角对于你我就是成功,怕就怕我们不过打打酱油,那就悲催了。”

    徐国锋浑身一颤,站在原地看着漫天飞雪,喃喃自语:“希望内门掌门真能听进齐先生的话,莫要轻举妄动,否则,可能会有麻烦。”

    西装革履的身影缓缓消失在茫茫雪夜,徐国锋转身关上房门,将茶几上的资料拿起来细细翻看一番,想到翠枪门内门的行事手腕,拨通一个号码,沉声道:“将赵囡囡转移。”

    “转移到哪里”电话那边旋即一愣。

    “我自己的地方”徐国锋握着话筒,沉声道,“你知我知,明白吗”

    “知道了,锋哥”电话另一端咬着牙道。

    午夜的钟声敲响,大年三十已经到了,根据华夏的传统,每年这个时刻,都是团圆的日子,为了生计在外奔波的人们,总竭尽所能朝家赶,跟父母兄弟姐妹坐在一起,和和美美过个年,家这个词,在华夏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然而总有个别家庭,却在团圆的日子沉浸在失去至亲的无尽悲痛中。

    一幢幢古色古香的房子矗立在贺兰山脚,已经很多年头了。

    在这个落雪的深夜,其中一幢房屋内灯依然亮着,黄沙门外门掌门耷拉着脑袋站在一边,郑英俊在塞外大酒店,被李正阳残忍杀害,这是黄沙门成立至今的耻辱,他可是外门三长老啊

    “二长老,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张长老。”外门掌门一脸愧疚。

    郑金华看着床上早没了气息的儿子,闭上眼睛缓缓言道:“即便是现在我也不相信李正阳狠下杀手,更何况是你所以怎么保护”

    外门掌门抬头看了郑金华一眼,咬着牙道:“二长老,我正在召集人手,要李正阳血债血偿”

    郑金华哦了一声,走到外门掌门身边:“我这么说并不代表你没过错,小俊明明不是将才,为什么要把他当将才用今日这般之果,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外门掌门一哆嗦,忙道:“二长老,我”

    “你是不是说,小俊主动向你请缨,你无法拒绝”郑金华沉声问道。

    外门掌门没吭声,眼神却给出了答案,他这个外门掌门做的憋屈,手底下的几位长老,跟内门多多少少都有关系,说句不好听的,他这个掌门就一傀儡,譬如此次郑英俊主动要求去会会李正阳,如果他不答应,郑英俊在郑金华耳畔嘀咕几句,自己有好果子吃才怪,结果郑英俊挂了,罪责还要栽到自己头上,这都哪门子道理

    埋怨是没用的,内门二长老郑金华此刻眼珠子都红了,他要做的,是尽快找出合理的理由解释,遗憾的是,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解释的机会。

    “不吭声了默认了”郑金华冷冷看向外门掌门,大声喝道:“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是外门掌门,外门你做主,自然也是你负责。”

    外门掌门咬着牙,抬头看向郑金华,鼓起勇气道:“二长老,我做不了主。”

    “做不了主,就死”郑金华没容外门掌门再开口,铁钳般的大手已掐住他的咽喉。

    咔嚓

    黄沙门外门掌门软哒哒倒在地上,临死前的眸中全是不甘和愤慨

    围站在一边的外门长老浑身打了个哆嗦,外门掌门啊,像条狗一样死在内门二长老手中,内门的震怒果然不是外门所能承受的。

    “抬出去,喂狗”郑金华冷喝一声。

    “是”两名长老赶紧应声,对看一眼,哆哆嗦嗦将外门掌门的尸体抬了出去。

    郑金华深吸一口长气,眼眶已经湿润了,他用毛巾轻轻擦拭郑英俊的嘴角,静静言道:“孩子啊,怎么这么大的人了还没点儿眼色打不过我们可以跑啊,为什么傻站在原地让人杀你的事儿,我没敢跟你吗说,如果让她知道,该有多伤心”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哽咽下来,颤抖的手摸着郑英俊脖颈上的勒痕,想象着李正阳的残忍,握紧的左拳不住颤抖。

    “孩子,你先走,老爸即便拼了这条老命也要帮你报仇”郑金华扯起白布,盖住郑英俊那早就因为恐惧而扭曲的面庞,对身边的几位长老道,“人手召集齐全了吗”

    “五十名大天级巅峰好手蓄势待发,不过如果要全部召集齐全。”答话的外门长老压根没敢看郑金华的眼睛,小声道,“至少要明天。”

    “继续召集,听我号令。”郑金华抬起手腕看看金表,拿出手机正准备打电话,苦等的内门三长老陆桐终于到了。

    郑金华看着拍打着雪花的陆桐,沉声问道:“内门的人手抽出来了吗”

    陆桐朝郑英俊的尸体看了眼,朝桌子上重重砸了一拳,气呼呼的道:“那个该死的王八蛋,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不要轻举妄动”郑金华指着郑英俊的尸体,手指直哆嗦,“老三,我儿子死了,在黄沙门的地盘上被人挂在六楼的窗户上活活勒死,不要轻举妄动傅天荣那王八蛋到底要干什么”

    陆桐将桌子上的水端起来一饮而尽,茶杯重重落在桌子上,眸中全是愤慨:“大长老说你的心情可以理解,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内门不可能抽出任何人手远赴仁爱制药作战,要剿灭李正阳,得等将门内的事情解决,邰秋云现在我们手上,先前那些余孽肯定要找上门,白玉明和孙秀红在内门还有一些到现在我们都没发现的眼线,万一我们轻举妄动让他们抓到机会就不好办了,此外,赵囡囡至今下落不明,内门还得抽出人手寻找她,你也看到了”

    说到这里,陆桐狠狠瞪了眼外门长老们,气就不打一处来:“我们的外门是一堆废物”

    郑金华气得在原地直转圈,咆哮道:“能抽出内门多少人十个中仙级高手就够了十个就够了”

    “大长老说一个多余的人手都不行,还说我们若妄动,门规处置”陆桐深吸一口长气,将桌子上的茶杯重重摔在地上,“说什么要防着翠枪门防他吗啊”

    翠枪门历来都是金沙门的对头,近些年翠枪门实力大增,让黄沙门内门高层非常紧张。

    不过翠枪门和黄沙门纵有摩擦,大动作却一个没有,这跟双方的实力对比明显不符,针对这种现状,黄沙门高层形成两个流派,一派认为翠枪门定有所图,现在的平静不过暴风雨到来的前奏,所以神经绷得非常紧,时刻准备应对来临的大战,另一派则认为时代变了,以前那种吞并灭杀的方式早被历史的车轮碾的粉碎,什么事儿大家都要沟通着来。

    郑金华和陆桐正是黄沙门内门后一个流派的代表,特别是楚莫嫣做了纪律部长老之后,以铁腕让先前形同虚设的盟规变成难以逾越的武门铁律,他们乐观的认为,武门世界倚强凌弱的历史已经结束,合作和发展不仅是世俗的潮流,也是武门世界的潮流。

    “防着翠枪门”郑金华怒极反笑,大声咆哮,“翠枪门在百花谷面前算什么崔墨尘都被纪律部楚莫嫣一剑斩杀,我就不信风口浪尖上,联盟成员还敢胡作非为”

    “二哥,我也这么认为,翠枪门这些年即便实力大幅增长,也摆脱不了中级武门的层次,十大门派都不敢轻举妄动,他们凭什么”竭力压抑内心的愤慨,想到楚莫嫣的表现,缓缓言道,“再退一步说,即便楚莫嫣要一统武门,也要先在武门世界打造公平正义的形象,树立权威,否则,以后她怎么玩儿的转所以翠枪门绝不是防范的对象,至于那些余孽,千万不要忘记,这些年是我们追着他们杀,而不是他们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郑金华闭上眼睛,双拳紧握,突然双眸睁开:“老三,这一次咱们将傅天荣和崔鹏刚撇到一边儿去”1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