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美女总裁》
作者:飘叶滴梧桐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六章 司马家族的决断
 

    东洲市,司马家。www.xiluwx.com

    凌晨来自鑫春市的噩耗第一时间传到司马家,毫无疑问,这就像一枚重磅*,让司马家彻底炸开了锅。

    司马生,作为家主的长子,也是司马家后辈中出类拔萃的人物。

    听到这个消息,司马恒老泪纵横。

    紧跟着他接到儿媳王欣妍的电话,方才知道今天凌晨司马生就替王欣妍等人订好了飞往美国的机票,不仅送走了儿媳和孙子,还将跟美国那边有交情的司马家人一并送到美国。

    司马恒如果连这个讯号都看不出,那么他也就不是司马家族族长了。

    知子莫若父,司马生没有成为武者的任何天赋,但他比司马家所有的武者都有勇气,浑身上下都洋溢着男人应有的气概。他很聪明,知道在错综复杂的情况下如何选择距离目的最近的那一条,对于形势的预判达到惊人的水准,司马恒有时就觉得,如果司马生早一些出生,或许而今司马家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跟很多家族子弟一般,司马生身边总围绕一批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比如上官伟,比如南宫凯那个小子。但是司马生并没有同流合污,他忠于自己的妻子,热爱自己的孩子,孝亲敬长,作为一个男人,他几乎做到了所能做到的一切。然而偏偏就是这样一个人,先他们而去。

    一个家族在危难关头,牺牲的往往是这个民族最优秀的人,一个家族在生死之刻,最先赴死的,往往是这个家族千百年难出一个的英杰。

    公孙家是公孙羽,司马家是司马生,甚至上官家也是如此,上官远即便没陨落也成为废人,这似乎是一条铁律,无助而悲哀的铁律。但也正是他们的牺牲,才让家族有了最后一丝希望。

    “召开长老会议,立即!”司马恒擦擦眼角的老泪,深深看了眼立在一边瑟瑟发抖的司马正,叹了口气,缓缓言道,“既然他拼死也要让你先走,可见你对司马家意义非凡,那么,这次会议,你也参加吧,别对不起司马大长老的一片心意。”

    他仿佛瞬间老了十几岁,从嘴里发出的声音,苍凉而无助。

    “是,族长,没能保护好大长老,属下罪该万死!”司马正咬着牙,眼眶通红。

    “大长老都没有办法保护自己,你又拿什么实力来保护?李正阳连牟国臣都敢揍,连东方家族族长溺爱的私生子都敢杀,还有什么他不敢干的?你的警察部身份护不了你!”司马恒站起身来,轻轻言道,“走吧,跟我去密室,这可能是司马家在东洲市最后一次长老会议了。”

    司马正低下头,面庞划过一丝黯然。

    氛围很是沉重,大家有些弄不明白,司马家到底做了多少孽,怎么喝口凉水都塞牙?先是大长老的独子司马晨被废,紧跟着司马空与司马生在鑫春殒命,一个是大长老,司马家举重若轻的人物,一个族长长子,家族的未来。前后加起来不过一个半月,司马家的精英损失惨重。这.....这种惨象,在司马家历史上,从未有过。

    二长老司马同气得手都拍肿了:“李正阳!我们司马家族跟你势不两立。”

    司马恒看了看二长老叹了口气:“现在说这些气话有什么意义?我们需要思考的,应该是如何渡过难关。”

    “族长,你说李正阳会不会赶尽杀绝......呃,我的意思是说,会不会因为林建株连我们家族的人?”二长老试探着小声问道,“根据情报显示,这个可恶的家伙向来热衷斩草除根,下手狠辣,我觉得我们必须集结全部力量以防万一!”

    司马恒饶有意味的看向二长老,朝护法长老们的列席看了眼,言语间尽是嘲讽:“你觉得就凭借我们现在的实力经得起血熏和独立营的冲击?凭着咱们的力量能够抵挡住大天级武者的屠戮?”

    对啊,现在司马家剩余的这点儿力量,在人家眼里估摸连塞牙缝都不够!二长老咽了口口水,老脸一红:“而今是法治社会,是文明社会!他李正阳是武者,难道就没管他的组织?我们要将此事汇报给武门联盟!独立营和血熏武门联盟管不了,可千万不要忘记,这里是华夏的土地,咱们上面那位动动嘴巴,他们会是强悍的华夏部队的对手?”

    上面那位?早就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司马恒叹了口气,眸中尽是失望。

    司马恒蹙着眉头,徐徐言道:“老二,你说的真好听,求助武门联盟?你真以为武门联盟会帮忙?真帮忙李正阳早就到了京都!真以为李正阳会将武门联盟当回事儿?这个家伙在暗月中地位非凡,其心之大,难以想象!否则,其他家族也不会吃了那么大的亏不吭声!”

    二长老哦了一声,低着头,不吭声了。

    司马恒的话还没完,继续道:“至于求助官方?老二,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官方真站我们这边,怎么可能让独立营和血熏在鑫春刑警大队玩儿的如此之大?让军方对付独立营和血熏,千万不要忘记,现在他们两家是穿一条裤子的,镇守在仁爱制药的加强师,稍有点儿眼力的谁看不出来,哪是看着仁爱制药的,而是给人家保驾护航的!”

    二长老一拍桌子,没好气的道:“哥,你说的都对,可说这些有用吗?我们到底要怎么办,这才是关键!”

    “走!”司马恒深吸一口长气,斩钉截铁的道,“将资产转移到美国,司马生那边的人应该正在联系,让家眷先走,产业后行。”

    “离开华夏?”司马同好像被雷电劈了,“族长,如果这样,我们就成为司马家历史的罪人了!”

    “成为司马家历史的罪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司马家被人杀的连根都不剩!”司马恒闭着眼睛,身子在微微发抖,声音很是苍凉,“上面那位从目前的情况看,已经扛不住了,这次风暴前所未见,我们所做的林建事件,加速了他的倒台!也让我们司马家,几近万劫不复!”

    司马同拳头紧握,砰的一声,重重砸到桌子上,环视眼四周,沉声道:“我不甘心!”

    密室一阵沉默。

    片刻之后,他仿佛被抽空气力,缓缓言道:“可是,我附议!”

    二长老和族长都做决定了,其他长老瞅瞅缺席的护卫四长老和三长老哪敢吭声?

    司马恒点点头,对司马同道:“你将产业集中起来,立刻开始接洽工作。”

    “好,族长。”

    司马恒说到这里,指向一边的司马正道:“司马正是司马空生前最信任的人,他的身份我就不说了,咱们家族一些实在挪不动的产业,不如让他留在华夏以最快的时间处理,大家觉得怎样?”

    大家当然觉得不怎样,问题是司马家在华夏实在挪不动的产业要变卖,至少得跟人家谈吧?在座的诸位不是没有谈判的高手,而是谁他妈愿意呆在华夏谈,人家在鑫春刑警大队连司马空都干了,就咱们这点儿能耐,血熏随便拽一个人过来,能见到第二天的太阳吗?所以这些长老们面面相觑,然后齐刷刷的举起了手。

    若非情非得已,司马恒也不会做出这种决定,看着大手高高举起的长老们,司马恒颇有些颓然,就目前家族这些长老的勇气和能耐,司马家要想恢复元气,没几百年怕是不用想了。

    “司马正,司马家而今处于困难时期,这些动不了的产业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请竭力为司马家利益考虑,我代表司马家谢谢了!”司马恒站起来,冲着司马正深深鞠躬。

    司马正赶紧躬身:“族长,您千万不要这么想,我司马正能有今天,都是司马家竭力扶持,现在是为我为司马家贡献的时候,我义不容辞,此外少爷对我极是信任,情同兄弟,于情于理,我也不会做损害司马家利益的事情。”

    “好!大长老没看错人!”司马同盯着司马正看了许久,又叹了口气,“生儿若是活着,那该有多好,即便到了美国,我司马家也大有可为!”

    李正阳可不知道远在东洲市的司马家族正在讨论自己,本来是打算去据点看看,哪里想莉莉丝竟然给自己一个任务。

    黑色宝马车沿着环城高速快速行进,李正阳隔着几公里用神魂探索锁定这辆车,尽在掌握之后,长长松了口气。

    原本以为是多牛逼的人物,用探索感知一下,就是两个小毛贼,从体型和动作判断,应该是流窜过来的邻国逃兵,不过......

    人家能耐不强,这心眼儿着实够坏。李正阳从口型依稀能分辨老二和老三叨咕什么,登时嘴角划过一丝诡异的笑。

    宝马直奔四环外一处废旧仓库。而今京都寸土寸金,还能找到这么个地方,这哥仨着实没少费心思。

    “老三,将这妞弄下来。”老二将车子停好,非常谨慎的朝远处看了眼,确认没人跟踪之后,冲老三道。

    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这几个家伙办这种事儿绝非第一次,经验相当丰富......呃,相对而言,比较丰富。

    老三嘿嘿一阵贼笑,扛着孙媛媛到了三楼一个灯火通明的房间。

    老大身着黑衣装,正在把弄摄影器材,瞅见老二和老三将孙媛媛带进来,看看手腕上的劳力士,蹙蹙眉头:“整整晚了五分钟,五分钟能干多少事知道吗?跟你们说过多少次,必须有时间观念,在这个竞争激烈的社会,只有具备强烈的时间观念,一丝不苟的精神,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咱们哥仨入行时间短,底子还很薄,唯有将业务做得精益求精,才会有回头客,才能财源广进发大财,难道你们还想回到边境过那穷日子?”

    老二和老三面面相觑。老大又开始装逼了,话说自从这货学会了华夏语,官话一套一套的,摇身一变,成他吗上等人了,俨然忘记五年之前,哥几个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寒酸。

    “大哥,不是兄弟没有时间观念,是咱们下手的地方不对,那可是京都外大学东门,人口很密集,要动手得掐准时机,万一招来警察,很麻烦。”老二挠挠头,小声解释道。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