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美女总裁》
作者:飘叶滴梧桐

正文 第七百七十六章 我是老实人
 

    李正阳瞅着牟国臣要走,立马不乐意了。他大手一伸,拦住李国峰,对牟国臣道:“别走啊,咱们的事儿还没完呢,刚才劳资说过让你领着劳资到审讯室好好瞅瞅,你这任务都没完成,不能半途而废啊!”

    牟国臣眼泪都要下来了,李正阳啊李正阳,我都被你打成这德行了,一个不字都没说,你还想让我在部下面前出丑?这也太狠了,不能把人朝死里整啊!

    “李组长,我错了还不成吗?”牟国臣带着哭腔道。

    “你没错啊!”李正阳挠挠头,一脸不解,“刚刚明明是我揍你,并且不顾什么法定程序,应该追究我的责任,你的话我听不懂!”

    胡国强恨得牙齿直痒痒,以前他怎么就没发现李正阳这么能装逼呢,牟国臣都服软了,你还想怎么着?就连劳资都看不下去了,纵然牟国臣不是好东西,那也是警察部的人,你这么玩儿,还给不给我们警察部留人留面了?

    “你没打我,真没打,我自己摔的,真是自己摔的!”牟国臣眼眶湿润了,如果旁边没其他人,他真能抱着李正阳的大腿嚎啕大哭,“我有眼不是泰山,李组长,你大人大量,饶了我成吗?”

    李正阳撇撇嘴,一脸不爽:“刚才那会儿你不是这么说的,硬当得狠,这会儿态度怎么转变的如此之快?太他娘的不给力了!劳资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感觉,一点儿挑战性都没有!”

    凡事都要有个度,否则就到不了最美妙的状态,装逼打脸踩人也不能例外。俗话说得好,得饶人处且饶人,可李正阳俨然并不信奉这一理念,完全就是不将人玩儿残废誓不罢休的愣头青!

    他现在这般表现,李国峰看不下去了,眸中划过多多少少有几丝厌恶。事实上对于李正阳这个人,李国峰还是持有保留意见的。一句话概括,大家尿不到一个坑里去。

    牟国臣将胡国强和李国峰的表现看在眼里,那叫一个感动,什么叫战友情,这就是啊!面对强悍的对头,即便不能将其狠狠打倒,至少也得给点精神支持,老牟这货而今缺的就是大家伙儿浓浓的关爱。

    这货还没完没了了,看来我不出面说不定下面真有续集!侯耀光轻咳一声,走到李正阳面前,呵呵一笑:“李组长,你的能耐我清楚,你的手段我也知晓,今天卖给我侯某人一个面子,改日你到京都侯家,我定然将你奉为座上之宾。”

    “你是京都侯家的人?”李正阳一愣,静静看向侯耀光。

    “没错,侯天放是我父亲!”侯耀光深吸一口长气,盯着李正阳的眼眸,轻轻言道,“梦洁在我面前时常提起你。”

    得,啥都别说了!侯天放的儿子对李正阳而言不算什么,跟梦洁阿姨交好,李正阳就不能太放肆了,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李正阳转过身来,盯着牟国臣,拍拍他的脸,冷冷言道:“心里憋着一口气吧?劳资等着你的后招儿!”

    “不敢,我不敢!”牟国臣赶紧摇头,眼眶中全是惊恐。

    跟李正阳斗,显然他不够格,恐怕首长才有整治他的办法。但是因为这点小事,首长会愿意沾上这么大的麻烦,设身处地的想想,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侯耀光对李国峰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李正阳这会儿都不说什么了,还不赶紧闪?

    看着牟国臣跟李国峰的身影迅速消失于视线,胡国强再按耐不住火气,冲李正阳叱道:“你这是蹬鼻子上脸啊,都将人打成那德行了,还想怎样?是不是要当着我和侯部长的面儿将他宰了?”

    李正阳瓮声瓮气道:“我神经了宰他,劳资只是想到他那些话就不爽,牛逼什么啊!老杨也是的,这样的家伙骂多不解气,直接抡拳头,既过瘾又有效,伟人曾经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嘛。”

    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梦洁对你的分析一点儿都没错,这货有时候就是挺不要脸的。侯耀光扭头瞟了眼陈昊天,道:“你抡拳头,牟国臣不敢说什么,如果老杨抡拳头,事情就大条了!杨志国哪能跟李组长相提并论?”

    李正阳轻咳一声,干笑两声:“侯部长,我怎么听你这话味道有点儿不对呢?”

    “味道对就怪了!我好歹也是警察部副部长,你将我手底下的兵整成那德行,难道我还要在你胸前弄朵儿大红花儿?”侯耀光脸色一变,用手指点点李正阳,“你啊,就是无法无天!”

    我靠,劳资再他娘无法无天,好像也轮不到你教训!李正阳眉头一皱,不客气的话就要脱口而出,胡国强毫不客气的朝他小腿踹了脚,咬着牙小声道:“别他妈跟疯狗似得,见到谁都咬!你不是要去见王宏伟吗?还不赶紧走?”

    李正阳瞟了孙道平一眼,略有些不爽,作为牟国臣的顶头上司,他就不信侯耀光对牟国臣干的那些事儿不知道,现在跑出来装好人,什么东西!杨志国来的那会儿,你人呢?

    进了审讯室,侯耀光让看押的武警全部出去,朝椅子上坐,扭头对李正阳道:“有什么事儿,放心大胆的问吧,今天在审讯室发生的一切,我概不知情,不过丑话提前说好了,如果你搞刑讯逼供那一套,别说你是国安局的组长,即便是上级大人物,我也饶不了你。”

    听到刑讯逼供,王宏伟双腿就不由自主的打摆子。

    他原本就是老实人,鬼知道那会儿怎么想的,竟然闯了红灯,惹下如此之大的祸端。要知道王宏伟自从拿了驾照,从未有过不良行驶记录,哪里想愣是造成了三人当场死亡的恶*通事故。最近这几天,他一直都在思考,那一刻,他怎么会无缘无故发火呢?车子到底是怎么升到一百九十码的,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

    除了疑惑和悔恨,王宏伟剩下的全是惊恐了。

    从审讯干警嘴里,他方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事,那辆红旗轿车里坐着的竟是警察局的高官,并且是肩负重大使命的高官!

    老天爷啊,这次官方还不将自己朝死里整。他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态过了好几天,哪里想负责办案的警察挺靠谱,完完全全依法办事,别说刑讯逼供,连威胁的语都没说,可今天,阵势貌似有些不对头。

    李正阳没有回答侯耀光的话,盯着王宏伟的眼眸看了许久许久之后,方才懒洋洋的道:“侯部长,刑讯逼供那一套你觉得我会去玩儿?跑到监狱里干掉一个犯人,对我来说好像不是特别难的事儿。”

    侯耀光扭头看向夜色,静静言道:“对不起,你说的话我都没听到。”

    王宏伟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这几天他就琢磨着这件事铁定没那么容易解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还以交通肇事罪论处,太幸运了!现在想想,人家还让法院判个屁啊,直接在监狱里见你干掉岂不更好?前面的一切,完完全全是做给媒体和围观小伙伴看得。

    由于咨询发达,华夏最近这几年发生的诡异事请太多了,譬如前阵子的躲猫猫事件。监狱系统的干警都如此牛逼,躲猫猫都能躲死人,国安局跟警察比起来,玩儿的都是高大上,随便折腾点幺蛾子出来,这条小命说交代那也就分分钟的事儿。

    “领导,我......我真不是成心的!那一瞬间我真像中了邪,一踩油门就冲出去了!”王宏伟吓得浑身直哆嗦,眼泪都下来了,话早就说不利索了,“我有罪,你们判我多少年都成,我对不起林局长,对不起大家!只要你们留我一条命,我将死者的家人当成自己的家人看待,给我一条生路吧!我求你们了,我不是坏人啊......”

    “闭嘴!”李正阳一拍桌子,来到王宏伟跟前,缓缓言道,“你是死是活,选择权在你手里,老老实实回答我的问题,法律怎么判,劳资认了!如果敢在劳资面前玩幺蛾子......”

    李正阳冷冷一笑,凑到王宏伟耳畔咬着牙道:“劳资不仅要你死,还要你全家陪葬!”

    王宏伟浑身一僵,整个人都吓懵了,全家陪葬?这......这惩罚也太狠了!可细细一想,有什么事儿是这些人做不出来的呢?自己就一平头百姓,在强悍的势力面前,就是一只一踩即死的蝼蚁,最可悲的是,可能死了也落不了什么好名声。

    “领导,你问吧,我有什么说什么,你可以调取我的资料看看,我......我一直都是老实人。”王宏伟惨白着脸,颤声道。

    “老实不老实,不是你说的,要看你怎么做!”李正阳点燃一根香烟,问王宏伟,“抽烟吗?”

    “我......抽!”王宏伟盯着陈昊天手里的苁蓉,很老实的回道,“我也抽这个牌子的烟,我真不是什么富人,不过就是做了点儿小生意,那辆宝马是二手货。”

    这小子真他妈啰嗦!李正阳将一根苁蓉塞进王宏伟嘴巴,点燃后道:“抽根烟,压压神,我先给你检查检查身体,之后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就可以了。”

    “好.....好!”王宏伟手都在哆嗦,深深抽了一口,他实在不明白陈昊天到底怎么给他检查身体,可现在考虑这些,有毛用啊。

    李正阳盯着王宏伟的眼睛看了许久,将烟丢在地上狠狠踩灭,左手按住王宏伟的手腕,真气和神魂探索顺着经脉就窜了进去。

    王宏伟吓的一哆嗦,不过当那种舒爽的感觉在全身游荡,他就平静下来。

    李正阳蹙着眉头,真气在经脉中刺激好几遍,一点儿蛊的蛛丝马迹都没有。

    难道真是一起交通事故?如果当真如此,这个王宏伟一定要死!李正阳眸中厉光一闪,这个念头刚闪过,突然手下一颤。

    现在没蛊不代表没中过蛊,如果中了蛊,必然会留下蛛丝马迹,用银针刺激王宏伟的穴位,说不定可以发现什么!

    李正阳从西装内兜掏出银针袋,朝办公桌上一摊,捏起银针,对一脸惶然的王宏伟道:“不要紧张,你只要配合,我保证你毫发无伤。”

    “李正阳,你到底要干什么!”胡国强按住李正阳的手腕,咬着牙道:“还真准备用刑?”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