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牌美女总裁》
作者:飘叶滴梧桐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保证你今生难忘
 

    屋子只有一盏灯,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四周都是厚厚的水泥墙,只有一道门,防盗门。www.dushiwenxue.net

    秦歌被关在这里,心里很是着急,按理来说,身为青龙帮的少爷,进来局子里,早就该有人捞他出来了,这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

    摸了摸还在夹着木板的手臂,秦歌喊道:“警官,警官,我口渴,给我买瓶饮料。”

    趴着窗户看了下,一名警员道:“吵吵什么吵吵,还饮料,有水都不错了,等着!”

    警察瞪了他一眼,自言自语道:哼,还喝水,一会儿首长来了,你喝下去的水,全都给你打尿了,跟首长抢女人有你的好?

    “念叨什么呢?”夏春泽走了过来。

    “队长,没什么,那个姓秦的要喝水。”

    “有些话,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万一被他听见了,有你的好?”夏春泽拍了怕他的肩膀。

    “知道了队长,知道了队长。”警员对着夏春泽笑了几声。

    夏春泽得意的笑了,现在你叫我队长,等首长来了,你们该叫我副局了,哈哈。

    李正阳与柳旭东两个人来到了派出所,谢哲敏他们回到郊外去了。

    “人在哪呢?”

    “首长,关在里面。”夏春泽溜溜的走上前,然后轻声道:“那屋里的摄像头我已经关闭了,您要是揍他的话,我保证,没人能看见。”

    李正阳看了他一眼:“我是那人么,我多么的热爱和平,现在是和谐社会,怎么可以随便揍人呢,真是的,带我去。”

    柳旭东捅了捅夏春泽:“他是不是不要个老脸?”

    “额,这位首长,我不敢评价李首长。”呼,这几个人可不是咱们敢惹的,都是爷爷级别。

    打开了门,李正阳走了进去,柳旭东拉过了椅子,坐在李正阳的身边。

    秦歌心里发寒,他出现在这,说明莉娜已经被他给收拾了。

    “秦少爷,我们之间有私事还没了呢。”

    面对李正阳,秦歌就觉得胳膊疼,上次那一下,直接干骨折,这次又落在他的手里,还能有自己的好?

    好汉不吃眼前亏,秦歌挤出了笑容:“李先生,我们之间吧,就会误会,嗯,误会。”

    “误会,我可不觉得是误会,实话告诉你,今天你表现好,我给你活路,表现不好,你知道的,要一个人消失很简单。”李正阳点燃一根烟,苁蓉,市场价十三块。

    秦歌咽了口唾沫,心里开始打鼓,难道这人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弄死自己?“李先生,我没明白您的意思。”

    “我们先谈一谈李倩倩的事情,如何?”

    李倩倩,原来是这个事情,没关系,大不了不娶她就是。“李先生,那是小事,我跟李倩倩就是订了婚,没什么感情,您喜欢的话,我让给您。”

    啪!这一个耳光十分响亮!秦歌歪着脖子愣了差不多三十秒才缓过劲儿来,一只手捂着脸,怯怯的看着李正阳。

    门口的警察选择性的走开,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更好。

    “李倩倩为了她父亲委身于你,你既然想伤害她,打你算是轻的。”李正阳弹了弹烟灰,瞪着眼睛。

    秦歌坐在椅子上,大气儿都不敢喘,警察都闪到一边儿去了,自己算哪根儿葱啊。

    “从现在开始,李倩倩与你没有丝毫的关系,听清楚了么?”

    “她还欠我点钱......”

    啪!李正阳又一甩手。

    “不要了,不要了!”秦歌摸了摸脸,尼玛,那点分红不要也行,现在主要是保住另一只手啊,天知道这爷爷会不会把自己另一只手打断。

    李正阳接着说道:“以后不要缠着李倩倩,不要骚扰他,不然你知道后果。”眼睛瞄了瞄前两天被自己打断的胳膊。

    秦歌哆嗦一下点了点头,胳膊跟李倩倩比起来,胳膊这会儿更重要。

    “第一个事情谈完了,我们谈下一件事,关于馨倩集团股份的问题。”

    秦歌瞄着李正阳,股份?啥意思?难得要买自己的股份?

    “听说你手里有馨倩集团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

    李倩倩告诉他的?这可不能给,百分之五十五可是老爹用钱换来的,不然馨倩集团早就破产了。

    啪!又是一个大耳光,“问你话呢!”

    “是,是,我有,我有。”秦歌一咧嘴,这一下比刚才要疼。

    “交出来。”

    “啊?李先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秦歌愣了。

    “不明白?那么我让你明白一下?”晃了晃手。

    秦歌急道:“如果李先生想要馨倩集团的股份,我可以卖给您......”

    啪!李正阳直接一甩手。

    秦歌身子飞出去一米,脸贴在墙上,然后滑落到地上,直哼哼。

    “卖给我?你还真想的出来,你看我像是买你股份的样子么?我是让你交出来,无条件交出来。”

    秦歌爬起来,不相信的看着李正阳,馨倩集团可是上百亿注册的公司,一半股权说交就交?就算你在能打架,也不能这样吧?那可是法律生效的,你这般明目张胆的,这属于抢劫吧?啥都不给就交出来?你买也行,哪怕是便宜一点。

    李正阳敲了敲桌子:“我在给你一次机会,趁我现在好说好商量的,你赶紧回个话,不然一会儿你想说话也会很困难的。”

    “李先生,股份买卖是双方自愿的,我想找我的律师,您若是对我手里的股份感兴趣,我可以联系他......啊,干啥?”秦歌一惊,因为李正阳已经到他的身边了!

    一只手抓起他的衣领,“你好好的说一次。”

    “你这是抢劫,是违法的,救命啊!!救命啊!!!”秦歌大叫。

    李正阳直接将他摔在地上,一只脚奔着他的软组织踩了下去。

    小屋中立即响起一声嚎叫。

    夏春泽看了看周围的同事,周围的同事看着夏春泽,然后全部低下了头。

    秦歌卷着身子,嘴里吐着苦水,眼睛木纳的看着李正阳的脚。

    “不想受皮肉之苦的话,还是老老实实的交出来吧。”

    秦歌动了动身子,“我,我,要,找律师。”

    柳旭东站了起来,拍了拍李正阳的肩膀:“就你这样的,还想让他交出了股份,你出去溜达溜达,上个厕所,等你回来的时候,我办的也就差不多了。”

    李正阳看了看他:“能行?”

    “你看,这方面你不行,你就算揍死他,他也不可能将股份交出来的,出去吧,对了,告诉外面的人给我拿根儿绳子。”柳旭东眨了眨眼睛。

    行吧,知道你有鬼点子,绳子是吧,好,满足你的要求。

    李正阳打开门:“夏警官!”

    夏春泽急忙跑了过去:“首长,您叫我。”

    “嗯,有绳子么?拿来。”

    夏春泽愣了下,眼睛瞄了瞄屋内:“首长,您要?”

    “让你拿你就拿,赶紧的。”

    夏春泽点着头,跑到值班室,打开一个箱子,里面有绳子,直接递给李正阳。

    李正阳将绳子扔了进去,然后关上门,看着夏春泽,“我们去那边聊聊你升官的事儿。”

    夏春泽立即眼睛放光:“首长,这边,这边。”

    pia!柳旭东甩了甩绳子,眼睛带着幽幽的光芒,看向秦歌。

    秦歌一哆嗦,尼玛,这是要用什么刑?不是说不可以打人的吗?

    柳旭东才不理会那些呢,直接按住秦歌,将他的手反绑起来,然后将他按在桌子上,用绳子将他捆好。

    “嘿嘿,你有没有听说过断背山?”

    噗!秦歌立即吐出一口苦水,电影里演的那么真,没听说那是假的。“大哥啊,你要干啥啊。”

    “我看你还有几分姿色,小伙儿挺白净的,恰好我也好这一口,我们开始吧。”

    “不是,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救命啊,救命啊!!!”秦歌大声呼救,只可惜喊也是白喊。

    夏春泽在外面皱着眉头:“首长,不会出事吧?这可是滥用职权呢。”

    “什么滥用职权,你就当什么都没听见。”

    “这......”

    “想不想当副局长?”李正阳露着坏坏的笑容。

    当然想啊,可是这要是传出去,上面不追究你的责任,万一哪一年找到我头上怎么办,现在制度那么严。

    “喂,林子,对,是我。”李正阳打着电话,电话还是夏春泽的。

    “是这么回事,我答应夏队长让他升任副局长,你能召开个会给办一下么?”

    林建一哆嗦,这是说上任就上任的么,这是要组织里开会讨论的。“首长啊,按程序来说不行啊,我得上报。”

    “你说啥?上报?上报我还用你?行了林子,我看出来了,不给你钱你就不愿意给我办事儿啊,这心里哪有我这个老队长啊。”

    “不是,首长,你说什么呢,我真不是那个意思,我尽力吧。”

    “不是尽力,是必须,我可是一口唾沫一个钉,答应了就得办,你要是办不了,那我找别人了。”

    “首长,别的,别的,我办,我办还不行么!”林建要哭了,这事要是不给李正阳办,计算自己调走也不得安宁。

    李正阳笑了笑,挂断了电话:“林子说帮你办了,相信很快,你就接到文件了,好了,我答应你的已经办了,对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夏春泽哆嗦下,“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吧,该知道的事情我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我不想知道。”

    李正阳笑着看他一眼:“你不去,我可去欣赏了,一定很好看,你听听,那惨叫声。”

    来到门前,向里面一看,李正阳一个哆嗦!尼玛!

    柳旭东站在秦歌的身后,一只手按着秦歌,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裤子。

    秦歌竭斯底的嚎叫:“不要啊!救命啊......”

    “不要害怕,这算什么啊,痛苦只是暂时的,相信你很快就能体验到其中的乐趣。”

    我体验尼玛!你个变态!你好这一口,你去找志同道合的人,别找我啊!!!“大哥啊,你放过我吧,我求你了!”

    “放了你?可以啊,把你的股份无偿的交出来,就当做了好事。”

    不,不能交,那可是钱啊!

    “嗯,看你的表情,你是不想交出来了,没关系,我们慢慢的玩,我花样可是很多的,保证你今生难忘。”柳旭东已经解开了秦歌的裤子。

    李正阳在门外哆嗦三下,咧着嘴,一转身就来到夏春泽的身边坐下,一只手拍了拍心脏,哇去,太恶心了。

打 赏

多少您说了算!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关闭

打赏
微信支付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