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如此芳邻》
作者:新月翩翩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三章 领旨
 

    周逢川四下里望了一望,便不是圣旨,只是太后娘娘的懿旨,也总是需要有人接旨的。(手机阅读)

    而眼下,景安王人不在,似乎唯一还可以站出来的,也便只有他了。

    宫里出来的小太监没有见到景安王的人影,也很是为难,便试探着开口“不如周大人暂且接下这道懿旨回头再传给王爷就是。”

    虽然有那么一瞬间,他倒是亦有过这个想法,可这却是什么道理?周逢川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勉强从小太监的手上接了过来“臣领旨。”

    送别了小太监的周逢川并不着急,事实上,他根本不用派人去寻景安王如今人在何处。只因那王爷行事虽多荒唐,但到底也没有忘了自己的身份。

    一日之中,总归会回一趟四方馆来的。到那时,再把太后娘娘的懿旨交予到了他手上就是。

    总之,他周逢川如今也不是官居闲散,为了景安王的事情让他劳心一番,实在不值。

    与周逢川所料无差,景安王果然未几便又出现在了四方馆当中。只是瞧他的神情,似是对太后懿旨此刻的出现一点儿都不意外。

    调动了如此浩荡的一场安排,宫内宫外少不得花费一番时间,至于太后所安排的那些细节,更是才三三两两地零星展开。

    景安王却入了熙寰宫,他不疾不徐地俯身行礼“明晨见过太后。”

    当年的旧事如风烟散去之后,景安王便留守在了封地,安心当起了他偏安一隅的王爷,而今经过了多年的休养,他更是在通州一处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若是陛下不予CHA手,那么说他是通州的君,也不为过了。

    明晨,以至于他脱口言道的时候,险些都快忘记了自己竟是还有这么一个名字。

    一出口,都是满嘴的干涩与拗口。

    太后也是依稀记得,先帝唯一幸存下来的这个皇弟好像是叫做这个“陛下不听劝,大臣们也在哀家的提点之下,纷纷上书过了。只是,效果适得其反。”

    离开通州之地,前往京都的时候,景安王就没有想过,此行会是天随人愿一般的顺利。

    只是自以为有太后的相帮,切实让景安王松懈过了一段时间。眼下来看,还是他太高估了皇家那稀薄到仅靠血浓于水而维系着的亲情。

    他便不是孤军一支,有贵人相助,也还是比想象中要愈加地困难一些。

    “此时恰逢年关将至,皇弟不若就暂留京都,一来也好让陛下同哀家尽尽地主之谊,免得传将出去,外人还要道是我们皇家不知礼。再者言之,通州之难不也未除吗?”通州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他们都是心知肚明。

    不光他们心知肚明,朝中上下,想必知道内情究竟为何的,也不止是一个两个。

    只是,下了懿旨的人是太后,景安王此次又大摇大摆地入了宫,少不得引人注目了一些。

    一些你知我知的虚假妄言,甚至是比那些不痛不痒的场面话都是更为必要的存在“景安王切莫焦躁,陛下朝务总得一项一项慢慢来过,欲速不达的道理,皇弟也想必是知晓的。”

    二人你一言我一句的,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无外乎就还是在通州的问题上徘徊不前。

    陆公公躲在廊下的拐角之后,听了来人禀报了一番后,便从袖口当中掏出一个荷包来“拿去吧,但是记住了,你今日谁都没有见过。”

    宫女忙不迭地点头,难怪他们都说,便是连宫人都分三六九等,起初她还不信,可眼下却是不得不信了。

    只要是能在主子们身前伺候着,总比那些做下等活计的宫人不知强了多少倍。

    除了不用做又脏又累的活儿,还有这时不时找上门来的好处在,宫女当然不会犯糊涂,当即应下“公公放心,奴什么人都没见过。”

    望着宫女心满意足离去的背影,陆公公不禁砸巴了几下嘴巴。陛下疑心是太后娘娘这边与朝堂政事有什么牵扯,故派给了他一些任务。

    只是,即便被他得知了景安王私下和太后确有着交情以外,他的任务还远没有完成。无论愿意与否,还是得继续蹲守在这边。

    虽然打探消息于陆公公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难事,无外乎就是去拿钱财收买旁人,而为己做事就是。

    只是,躲躲藏藏的,实在是让他这个安乐久了的,当惯了陛下身前红人的人,心慌得难受。

    偷偷摸摸的事情,实在是上不了台面。在这边惴惴不安的陆公公正在独自无措,此时的熙寰宫里却是又有了动静。

    在杏儿的带路下,景安王已经离开了太后娘娘的殿中。尽管他只是一个太监,什么都不懂,但陆公公还是觉得此次是陛下太过小题大做了。

    不说别的,单看这景安王进去也不过就几句话的功夫,能商量出来什么东西。只是,这毕竟是陛下的意思,事不由他,陆公公还是很快抖擞起精神来,几步跟了上去。

    “留步吧。”走了没有多远,景安王却是忽地顿下了脚下的步子。

    他这声嗓音全然与其人外表不搭,一个佝偻干瘦的身材,说起话来却是突然地中气十足了起来,难免有些骇人。

    不光是走在其前为景安王带路的杏儿吓了一跳,便是隔了好一段距离的陆公公都不由地咽了口口水。

    他当然不会坐以待毙,静等着自己被发现的那一刻的到来。陆公公四下张望了一番,便仓惶地躲进了早已枯萎到只余脆弱不堪折的一树枯枝之后。

    无奈行至这里,可以供人藏身的地方实在太少了,只盼景安王的异常,并不是发现了他。

    陆公公满是担忧地望了望那二人的方向,只见他们似是张嘴说了些什么,杏儿便福身行了一礼,原路返了回来。

    杏儿也不能小瞧,被她发现,指不定会有多大的难事要做后续处理。陆公公悄悄挪动了脚下的步子,往横逸斜出的密集枯枝深处小心翼翼地行去。

    杏儿脚步不缀,频率比起一开始似是还有加快之势头,因而,快步路过这些枯败凋敝的树木的时候,并未注意到早已吓出了一身冷汗的陆公公。

    眼见着景安王亦在前方迈开了步子,陆公公这才长吁了一口气,继续跟了上前。

7×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     请按 Ctrl+D 收藏本页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