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伏魔录》
作者:萝卜不加蜜

正文 第453章 通达
 

    “你是谁?”孟长涛眯起了双眼,口中呵斥道:“竟然做出夺舍这种天地所不容之事!”

    “我是谁?夺舍?”宋笺秋歪了下头,眨着眼,一时间有些搞不明白,这家伙怎么就突然站在道德高地上对她训斥了。www.xiluwx.com

    “你好像误会了什么?不过无所谓!你是敌人,我答应过要帮叶素依报仇的!”宋笺秋说道:“没闲心跟你解释!”

    “哈哈!报仇?”孟长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就凭你吗?”

    “是啊!”宋笺秋点点头,接着像是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叶素依,你的恨,你的怨,我会帮你伸!这算是我感谢你给我带来的新生吧!”

    冥冥中,那残存的叶素依残魂似乎听到了她的话,身上最后几缕还挣扎着不愿消散的怨恨,终于如青烟一般,飘散而去。

    随着这几缕怨气消散,纯净身心重新归来,佛韵佛性再次加身,佛光护身,异香飘散,梵音阵阵,洪亮的钟声仿佛穿透了无尽时空而来,重叠激荡,头顶的云层迅速散开,上方形成了一个空洞。

    这一次的钟声,与以往的出现都不同,更加洪亮,更加清澈,传播得更加遥远,别说近在咫尺的周青离等人都注意到了,便是远在十几公里外的灵岩寺,坐在灵岩前的佛阿子,也隐有耳闻,似有所觉的睁开眼,扭头望向钟声传来的方向。

    片刻后,他又重新回过头,阖上双目,继续低头诵经。

    在他面前,仿佛从深渊深处逸散出来的黑雾,变得更加的张牙舞爪,诡异多变起来。

    钟声让之前残留在原地的鬼气邪气一切污秽之物,一扫而空,连带着,那些死去的冤魂被净化的金色光粒随处可见;这几十户被孟长涛师徒三人害死的村民,纷纷受到超度,不再留恋世间。

    无数的金色光粒升腾而起,那场景之美,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哇!”凌芷卿惊叹的哇了一声,看了一会儿,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掏出手机,开启录制模式,然而,等她望向屏幕时,却发现屏幕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录不到吗?”凌芷卿并没有怀疑自己的手机坏了,而是首先想到的,便是这些光粒是无法被录入的。

    “当然是录不到了!”周青离看到这幅场景,也是在心底松了口气,看来,那个老和尚并没有骗他,而宋笺秋也确实成功的渡过了她所要渡过劫难!不然的话,这超度的场面,也不可能是敌人做的。

    他扫了眼周围,余烬他们的战斗也是才刚刚结束,杀死一人,逃走一人;死的人是山骨,周妤晴看准机会,帮了下忙,结果躲避不及,被凌芷卿几掌拍中,胸口直接凹陷了下去,大口喷着鲜血便倒在了地上。

    而逃走的那个,则是天岚,不过,却是周青离特意让余烬放跑的,他还想通过天岚来找到其它白骨门余孽,到时候好一网打尽!

    不过,终究也算是从余烬手中逃走的,结束后,自然是少不了被凌芷卿冷嘲热讽一顿。

    如果不是忽然出现如此壮观的超度场面,吸引了凌芷卿的注意力,否则二人估计又要打起来了。

    “这是宋丫头做的?”凌芷卿忽然开口问道。

    “除了她,还能是谁?”

    周青离笑道:“佛门在超度亡魂方面,确实比我们道家要方便简洁不少,不管场地再简陋,只要道行高深,念个妙法莲华经什么的,就能直接超度,不像我们道家,还要摆摊之类的,比较麻烦。”

    “笺秋好厉害!”周妤晴望着飘向天空的金色光粒,一脸的崇拜。

    “这丫头,真是……”真是什么?凌芷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随后又回过神来,说道:“我们要过去帮忙吗?”

    周青离沉吟了片刻,说道:“不用了,这件事就让她自己解决吧!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

    说完,自己率先找了个比较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凌芷卿等热见此,便也纷纷找地坐下,仰头望着漫天的金色光粒,一边听着清澈醒脑的钟声,倒也休闲自在的模样。

    钟声渡魂,清神醒脑,但对于身染罪业,浑身污血之人来说,每一声响却不亚于用尖锥扎自己的头。

    尤其是距离最近的孟长涛,在第一声钟声响起之时,顿时感觉头疼欲裂,松开了抓着长鞭的手,惨叫着倒在了地上。

    伴随着钟声的,还有阵阵梵音,和缥缈的异香,这一切,对于邪修之人来说,都是如同毒药硫酸一般,是见之则畏,触之即伤。

    孟长涛顿觉不妙,当机立断,祭出符咒,将自身五感知觉封闭,然后盘膝坐在原地,默念咒语,以做抵抗。

    也是这钟声梵音和异香并不是刻意针对谁的,他的抵抗倒也见成效,但想要在这个时候出什么花样,或者下什么阴手,甚至逃走,那就是不可能了。

    而宋笺秋自己,也没料到会有这么大的动静,在解决自己的心魔,撇除所有的杂念之后,如果说以前的她,拥有的佛性和佛韵还仅是在身体上,而没达到内心,那么此时的她,才算是真正的将其融入了灵魂,成为了自己。

    正所谓,我即是我,佛也是我!

    一直隐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执念才算真正的清除,从今天开始,我即是我,宋笺秋就是宋笺秋,没有了叶素依,也没有了方恒。

    一念通,百念达!

    破烂的袈裟和披帛从身上褪去,佛光流转中,之前被长鞭抽出的鞭痕伤疤,纷纷落下。

    不等佛光褪去,赤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一袭繁杂的宫装长裙,穿戴上身,轻薄的披帛也自动缠绕于双臂,悬浮于周身。

    如瀑布般的长发用玉冠束缚,垂落身后。

    紧接着,眉心一点花钿,更添出尘气质。

    随后,她睁开双目,朱唇微启,便有声传出。

    素女赦身斩恶业,琉璃焚心诛邪魔。

    心若玲珑通七窍,一笺秋叶度凡尘!

    她单手合十,立于身前,之前掉落的佛珠不知何时重新归来,缠绕于掌上。

    细看时,却发现原本十八颗;所谓的十八界佛珠,现在又再次多了几颗,变成了二十一颗,按照佛门的说法,二十一颗的佛珠,便是结成佛果,也既是所谓的果位,是大境界大智慧的代表。

    寻常僧人修百世而不可得,今日宋笺秋却以一念通,而百念达,位列果位!

    随着佛珠的归来,金刚降魔杵也随之回到了手中,由左手握持,一端尖锥金光闪电缠绕,诛魔镇邪!一端金刚怒目,金焰燃烧,焚业煮恶!

    一尊巨大的金身法相在宋笺秋身后浮现,一如之前金雾之中的那尊与宋笺秋容貌相似的菩萨一般,只是现在这尊,不仅面容清晰,而且身如琉璃,如真似幻。

    唯一相同的,估计就是这尊法相依然是闭着双眼,没有睁开。

    宋笺秋悬于半空之中,左脚自然垂下,右脚却盘于身前,姿势虽然看着有些古怪,但却十分自然,仿佛她就应当如此一般。

    在她身后的法相,亦跟她姿态动作一样。

    佛光照亮了周围十多米的范围,炎炎如日,光芒却并不刺眼和灼热。

    在完成所有的变化之后,宋笺秋微微低头,望向下方坐在楼顶打坐的,抵御佛光钟声和异香的孟长涛,轻启朱唇,娇声威严的呵斥道:“孟长涛,你可知罪!”

    声音虽轻,却震聋发聩,竟突破了孟长涛封闭自身五觉的法术,让其不得不睁开双眼,抬头望了过去。

    在佛光照耀下,此时的宋笺秋在他眼里,简直如同一颗太阳一般,根本就不敢直视,但他还是发着狠,怒吼道:“罪你个头!我有屁的罪!”

    说完,察觉到钟声不再,梵音也消失,只剩下佛光和异香存在,但凭着高深的修为,还能抵挡得住,知道这个时候再不出手,估计就没机会出手了,当即跳了起来,也不知从哪摸出一颗骷髅头,一边摇晃,一边高声念起咒语来。

    见此,宋笺秋摇头叹气道:“愚不可及!不知悔改!”

    话毕,手中金刚降魔杵遂即便脱手而出,朝着孟长涛射去。

    孟长涛不闪不避,只将咒声念得更加大声,接着,一团绿色的烟雾从他腰间一个悬挂着的鬼坛里冒了出来,赶在金刚降魔杵射中他之前,显出形体,竟然又是一具鬼尸!

    这令宋笺秋不由得在心底轻咦了一声,倒是想不到这孟长涛还真是神通广大,如此难练,难以搜寻的五行五鬼尸尸胚,竟然在王义廷和叶素依之前,还有一个!

    而且看这浑身绿油油的模样,应该是木行鬼尸。

    如果是祭炼了多年的话,这木行鬼尸估计比刚刚祭炼成的火行鬼尸要麻烦的多,也是孟长涛最大的底牌了吧?

    不过,越是如此,越是证明孟长涛的罪业有多深重。

    她已经见识过对方将叶素依逼上绝路整个过程,知道在成为尸胚之前,需要让被选中之人死前拥有强大的怨念,这其实与厉鬼诞生的过程差不多,可厉鬼的诞生还需要一些巧合,例如阴气浓郁的地方,才会比较容易有厉鬼诞生。

    而孟长涛,则是人为的制造惨剧,先是给予希望,然后再一步步的将希望击破,将人拖入绝望之中。

    整个过程,可以参照叶素依的经历,让其发狂,亲手杀死自己的家人和亲朋好友——虽然在意识深处,宋笺秋察觉到了异常,怀疑可能是幻术,但即便如此,带给当事人的伤害,却是真实的。

    这依然是罪业!

    木行鬼尸的祭炼,应该也是脱离不了的!

    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金刚降魔杵便击中了挡在孟长涛身前的木行鬼尸身上,顿时爆发出一阵金光闪电,后者也发出了一声尖锐的惨叫声,被电的浑身冒青烟。

    见此情景,孟长涛当即将右手食指和中指咬破,吸出一口血,喷在木行鬼尸身上。

    吸收了自己主人的血液之后,木行鬼尸顿时爆发出更强烈的凶性,一下脱离了鬼坛,不顾普照的佛光,直接朝着宋笺秋的扑了过去。

    宋笺秋面无表情,丝毫没有怜悯的心态,不等靠近,空着的左手,当即便朝木行鬼尸虚抓了过去。

    随着她的动作,法相之身同时伸出了左手,抓向木行鬼尸。

    她的动作并不慢,但木行鬼尸的动作更快,在即将被抓住前,竟然一转身,从掌下避开,接着,发出一声尖叫声,周围的树木顿时蠢蠢欲动,无数的树藤枝杈,疯狂的生长起来,四面八方射了过来,想要将敌人捆住。

    “退去!”轻喝一声,仿佛言出法随,原本被木行鬼尸操控,扑过来的树藤枝杈,竟然一下失去了控制,从半空中掉落下来。

    木行鬼尸和宋笺秋的战斗,孟长涛没有直接参与进去,而是继续在原地跳着某种古怪的舞蹈,举着那个骷髅头大声的念咒。

    随着他的咒声,周围忽然传来密密麻麻的咯吱声响,仔细一看,竟然是无数的白骨,从地底钻了出来。

    它们有的还残留着血迹,有的还挂着碎肉,有的只有单独硕大的一根,但也有的是残缺的,或者完整的骷髅。

    在钻出地底之后,便纷纷拆散开来,一根根的,如同骨矛、利箭,朝着半空中的宋笺秋激射而去,速度之快,竟响起一阵尖锐的呼啸声。

    “尘埃!”

    面对箭雨般的骨头,宋笺秋右手屈指一弹,一粒光华遂即被弹射出去,落入土中,接着,大地轰鸣,在震动中,数面土墙急骤而起,作为屏障,抵挡那些激射而来的白骨。

    不过,这终究只是普通的土墙,而不是运转阴阳五行施展的道术,依然有不少白骨穿透了墙面,射了进来。

    这一部分,有的在佛光照耀下,迅速的枯萎腐烂,化为灰烬消散落去,有的则依然坚持着,直直的冲了进来,即便身上燃起了金色的佛焰,也依然到了宋笺秋近前。

    面对这些白骨,她正待出手,心中却是不由得一动。

7×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     请按 Ctrl+D 收藏本页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