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天斩神》
作者:江边一闲

正文 第二千三百八十四章 驱邪正气丸
 

    <!--g0-->

    而是有选择性的渗透,保证被渗透的人类继续活着,却利用阴魂之气的能量,将对方打造成傀儡的存在。www.dushiwenxue.net

    九幽城乃是萨特王国的都城,人口数量本来就多。

    加上冥谷空间被疏散的百姓,也有不少进入了九幽城。

    导致九幽城的人口密度大大增加,大街小巷都是人满为患。

    不管是达官贵人,还是平头百姓,大多数人都没有特别高的修为。

    从九幽城现身的阴魂之气,似乎看不见迷雾的伴随。

    悄无声息的渗透到人们的体内,大肆破坏着对方的神智和生机。

    修为在战王强者以下的人类,基本阻挡不了阴魂之气的侵袭。

    而九幽城的战王强者,除了萨特王国王宫还有少量的留守人员之外,都被派遣出去,寻找冥谷空间周边的阴魂之气,以及对付汹涌而出的兽潮。

    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萨特王国朝廷立即做出应对。

    让所有留守在九幽城内的战王强者,全部赶至阴魂之气出现的地方。

    设法阻止阴魂之气的渗透,并尽可能的挽救,那些受到侵扰的伤员。

    只要是没有彻底变成傀儡的百姓,都不要轻易斩杀。

    通过集中在一起的方式,进行看守和防范,以免扩大危机的波及范围。

    即便如此,由于阴魂之气的隐藏性非常好,萨特王国朝廷的举措,也没有得到显著的效果。

    受到了阴魂之气的渗透,在发病之前并没有特别的症状。

    就算面对面的见到,也不会看出问题,至少表面上还算自然。

    如果仔细观察,会看出他们的脸上,隐约有青一条紫一条的瘀痕,也许会很淡。

    但要是受到阴魂之气的侵袭较深,就变成了类似于傀儡阴魂的存在。

    这些伤者就会毫不犹豫的,对自己的同伴或者亲人下手,把阴魂之气扩散出去。

    为此,医者公会的医者们,就成了最为忙碌的人群。

    “昌儿,你觉得这些人还有救吗?”

    炎赫炎昌兄弟,带着一批强者和医者,进入九幽城,帮助处理被阴魂之气侵扰的伤者。

    萨特王国派出官兵,将大量的伤者集中起来,暂时倒也不会受到生命危险。

    但是,随着伤者的增多,阴魂之气的威力逐渐显露出来。

    炎赫派炎昌遇到危险,便坚持一同前来。

    “感觉能救活,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清除他们体内的阴魂之气。”

    炎昌仔细的检查着伤者,有些凝重的说道。

    之前并没有直接接触到阴魂之气之类,炎昌只能从逸尘提供的线索中摸索。

    只要不是太过严重的伤者,炎昌有把握让他们活下去。

    伸手将怀里的药瓶拿出,打开盖子,倒出两颗药丸。

    示意炎赫掰开伤者的嘴巴,炎昌轻轻的把药丸塞进去。

    “这是什么药?”

    炎赫知道,自己的弟弟对于制药方面很有天赋。

    只不过,阴魂之气的侵蚀,并非常规药物能够医治。

    要是不能见效,接下来要遇到的困难还有很多。

    “驱邪正气丸,专门针对阴魂之气的。”

    炎昌关注着伤者服药后的情况,顺口说道。

    第一次炼制这样的药物,尽管自己很有信心,可还得通过验证,方可确认疗效。

    “专门……你怎么会知道阴魂之气的?”

    炎赫有些奇怪,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一直以来,炎赫对自己的这个弟弟疼爱有加。

    决不允许他以身犯险,更不会存在被阴魂之气侵袭的情况发生。

    实际上,只有参加了铲除幽阴门计划的各路大军将士,以及江湖好汉们,才对阴魂之气有切身体会。

    炎昌没有进入冥谷空间战场,自然接触不到阴魂之气。

    药物是否有疗效,跟制药人对伤患者的病理来源,熟悉的程度有关。

    都没见过阴魂之气的炎昌,怎么可能会炼制出,专门针对阴魂之气的药物呢。

    “前段时间,逸尘和我谈起过阴魂之气,虽然说的不是特别清楚,但基本的我能掌握。”

    炎昌告诉炎赫,逸尘早在几年前,就和自己说过,有关阴气之类的情况。

    从辛戈杀气试炼场的阴气,到四犀谷的黑雾,逸尘把自己经历过的,和幽阴门相关的这些,都仔细的说给炎昌听。

    上次玄冰王国瘟疫爆发,炎昌送药给杏老的时候,逸尘和十三送了他很多五阶甚至六阶灵草。

    那个时候,逸尘就提醒炎昌,若是能炼制出驱除阴气的药物,就能让天罗大陆的人类,多一些生存的希望。

    尽管炎昌对阴魂之气一类的东西并不熟悉,但还是按照逸尘的介绍,分析其中的伤人缘由。

    并尝试着,将自己对药物的理解,变成有用的药物。

    药瓶内的药丸,就是炎昌炼制出的针对性药物,至少能保证伤者活着。

    “昌儿,你说老大这家伙,怎么就能预料到这么多?”

    不管炎昌的药物,能达到多少疗效。

    炎赫对逸尘的敬佩,似乎又多了一层。

    怪不得一下子给了炎昌大量的灵草,甚至还用地心玄土滋养着。

    合着逸尘是别有用心,想要炎昌在关键时候,解救受到阴魂之气侵扰的伤者性命。

    不过,这样的‘利用’,并没有让炎赫感到难受,反而更加庆幸。

    正是逸尘的两株六阶灵草,让炎赫和冯馨双双冲王成功。

    更是让炎赫,把冯馨这个冯家大小姐,顺利的变成了自己的老婆。

    若是炎昌这一次,能挽救伤者的性命,并遏制住阴魂之气的蔓延。

    将会给天罗大陆的稳定,做出极大的贡献。

    “所以是老大啊。”炎昌抬起头,看傻子似的瞪了炎赫一眼。

    见后者没有反应过来,便又低头观察伤者的动静。

    这是第一次使用驱邪正气丸,炎昌没有大面积的,给那些伤者喂服。

    毕竟,是药三分毒,在没有确定疗效的情况下,还是慎重一点好。

    ‘咕噜……’

    一个时辰过去,炎昌身边的伤者,忽然发出了声音。

    先是肚子里一阵翻滚,似乎经受着剧烈的痛楚。

    紧接着,原本就受到了侵袭的黑脸,出现了青一条紫一条的瘀痕。

    伤者动了动嘴巴,却又无力的耷拉着脑袋,翻了翻眼睛,一副奇怪的神色。

    炎赫刚要询问,被炎昌的眼神制止了。

    炎昌紧紧地盯着伤者的脸,以及青一条紫一条的瘀痕,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噗~~

    耷拉着脑袋的伤者,冷不丁的吐出一口黑血,散发着腥臭味。

    身体抽搐着,脸上的青紫瘀痕愈发明显。

    炎昌没有让旁边的医者出手,只是任由这位伤者自行折腾。

    炎赫不知道,伤者这样的反应,究竟代表着什么。

    见炎昌若有所思的样子,又不忍心打扰。

    片刻之后,被炎昌喂过驱邪正气丸的伤者,情况又有了变化。

    肚子里的翻滚声越来越响,脸上的青紫瘀痕,却慢慢的变淡了。

    尽管还没有完全消失,可也基本上恢复了伤者的本来面目。

    唯一不同的是,伤者的脸色灰白,两眼射出的光芒黯淡,像是濒临死亡的垂死者一样。

    伤者动了动嘴,啥也没说出来,便闭上了眼睛,整个人萎靡了下去。

    其余的伤者,以及炎昌身边的医者,都被此人的状况吓了一跳。

    且不说,炎昌的药物是否有用,就算炎昌啥也不做,这位伤者也不致于这么快就丧命啊。

    “给他喂些米粥之类,要薄一点的,别烫着。”

    炎昌不在意周围的异样目光,只管对着反应有些迟钝的一位助手说道。

    “哦,这就去……”

    助手一愣,随即应声而去。

    炎昌年纪虽小,却是声名远扬。

    当年遏制玄冰王国的疫情,炎昌居功至伟。

    小小年纪,便对制药一行,有着超出常人的领悟。

    连公认的天罗大陆第一医者的杏老,都对炎昌大加赞赏。

    加上天罗王国炎大将军幼子的身份,更是让炎昌获得了更大的名声。

    尽管炎昌本人对此不屑一顾,可大厅内的伤者,以及其他医者,对炎昌还是极为尊敬的。

    躺在地上的伤者,依然处于昏迷状态,似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谁也不知道,炎昌之前所做的,能不能真的让这位伤者痊愈。

    但既然是炎昌出手,应该可以期待。

    助手弄来了一碗稀粥,稍稍凉了凉,便将伤者扶起,慢慢的喂了下去。

    咕噜噜……

    一阵地动山摇,这位伤者的肚子里,像是天翻地覆一般。

    一边雷霆万钧,一边闭着眼睛,嘴巴等着稀粥的到来。

    “啊……”

    助手喂完了稀粥准备起身,却发现伤者的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衣领。

    使劲的勾起脑袋,两只眼睛只盯着助手手里的粥碗。

    舌头在嘴角边舔了舔,喃喃的说道:“饿……”

    “不能再吃了,先忍着,等缓过劲来再吃。”

    炎昌把伤者的手,从助手的衣领上掰下来,轻轻的说道。

    不管伤者幽怨的眼神,炎昌只是把目光,集中到对方的脸上。

    “瘀痕没有了!”

    一位医者惊喜的叫了一声,将伤者的手腕摁住,仔细的检查着。

    但凡是受到阴魂之气侵袭的,脸上都有青紫瘀痕。1

7×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     请按 Ctrl+D 收藏本页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