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天姿》
作者:紫苏落葵

正文 第七百八十一章 昆仑之巅
 

    <!--g0-->

    江承紫与李恪在云歌的带领下,于午后在那片绝壁处找到了白凤与苍炎。www.dushiwenxue.net

    白凤很是讶异,拍打着翅膀愤怒地对着苍炎吼,苍炎一脸淡定,没理会白凤,只对江承紫说:“你现在可以反悔。”

    江承紫摇摇头,扬了扬手中的背囊,说:“我可没想过空手而归。”

    “昆仑很危险。”白凤忧心忡忡。

    “我上次去过。”江承紫微笑,“而且你们说,我的血统里,恐怕有先祖人类的血。”

    “那只是猜测。”白凤很严肃地说。

    “白凤,不要婆婆妈妈了,不要误了吉时。”江承紫微笑。

    白凤想要说什么,可看到她的目光,瞬间便知道说什么都是多余,而且就她的能力而言,她是能找到昆仑入口的。

    “好,我也不多言。不过,我想约法三章。”白凤停在一棵梧桐树上,神情认真。

    “嗯,你说。”江承紫也很认真。

    白凤清了清嗓子,说:“昆仑的入口,就是苍炎、云歌等普通的鸟都飞不过。我想,若是阿芝你能过去,那就过去,不能过去,请不要勉强,等待我归来,为你带木禾。”

    “好。”江承紫点头答应,又看了苍炎一眼。

    苍炎站在一旁的岩石上,点头表示她饰演过,也飞不过。

    “另外,若是你们能进入昆仑,里面的情况复杂,阿芝,你也是见识过的,还请你们要听我的。”白凤依旧很认真。

    “这是自然。”江承紫很肯定地回答。

    “那好,即刻启程。今日黄昏,昆仑入口是一年中最平静的,在落日之前,赶过去,或者你们进入昆仑容易些。”白凤说。

    “行,那即刻启程,但半日能赶到?”江承紫问出疑问。

    白凤沉默了片刻,说:“我根本没有想过带你去。如今,你带了这么多人,我只能带你和蜀王。”

    “现在是吴王。”云歌在一旁插嘴。

    白凤扫了云歌一眼,江承紫问:“你的意思是说,必须你驮着我们,才能到达,如果走路的话,根本不能在落日黄昏时分赶到?”

    白凤点点头,又说:“若赶路,即便有苍炎带路的情况下,不眠不休,也要十多天。”

    “这”江承紫抚了抚额头。

    “因此,带这么多人,其实是没用的。”白凤说。

    “嗯。”白凤很直白地回答。

    江承紫这边转过身对一脸懵逼的众人,说:“白凤的意思,要去昆仑找寻稻种,但昆仑路途遥远,若是走路,不眠不休,也要十多天。”

    “那就走十多天。”李恪生怕被她抛下,连忙抢白。

    “即便十多天可以到达昆仑山下,但入口处很不稳定,我们根本进不去。”江承紫又说。

    “真的?”李恪没有问江承紫,而是问云歌。

    云歌点点头,李恪不悦地看着江承紫:“所以,你要丢下我?”

    “不,白凤说,带我跟你。”江承紫回答。

    李恪松了一口气,一旁的护卫们却不干了,说不愿意留在这里,要带也要一起带着啊,他们要保护九姑娘和公子。

    “恕我直言,到了昆仑那边,你们都是他们的累赘,还保护他们?”云歌径直指出。

    白凤却不理会他们,径直长啸一声,从垂蔓蒙络的绝壁洞口走出一只金色凤鸟。江承紫认得那一只凤鸟正是白凤的长姐。

    “长姐,麻烦你带这位公子飞往昆仑入口。”白凤恭敬地对那一只金凤鸟说。

    那凤鸟叫了一声,江承紫却是听出她惊叹的语气。

    “怎么了?”白凤问。

    金凤鸟摇摇头,说:“小白,我凤鸟一族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背的。”

    “我知。”白凤回答。

    “所以,你若可以,你背他,我背阿芝。”那凤鸟说着,对江承紫笑了笑。

    “嗯。”白凤回答,然后飞落在李恪身前,缓缓蹲身,李恪坐上它的背。

    金凤鸟也是落在江承紫面前,江承紫轻轻坐在她身上。两只凤鸟一声长啸,飞入云里,飞上云端。一路追着太阳往西。江承紫低头,透过白云看到山川河流,耳畔是呼呼的风声。

    一直往西飞,日头渐渐往下坠,最终在天边隐隐出现了高耸入云的山,云雾缭绕在周遭。黄昏的落日隐了半个在那山尖。

    “那就是昆仑了吧?”江承紫问。

    “是。”金凤鸟回答。

    随后,她与白凤一前一后落在怪石嶙峋的山崖上。江承紫这才发现这山崖离看到的云雾缭绕之处还有一段距离。

    “要跨越那一段距离,根本不可能飞过。只能从前面那山崖上的瀑布穿过去。”白凤说。

    “那一个亮点处么?”江承紫指了指瀑布上那个白点。

    “是。”白凤说着。

    江承紫瞧着那个亮点,倒是想起了陶渊明《桃花源记》的开头:山有小孔,仿佛若有光。

    “那是黄昏的日光。”李恪亦站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说。

    “平时,那洞口有漩涡之风。”白凤说,“现在小了一些。”

    “那我们过去吧。”江承紫催促。

    白凤与金凤鸟都没有说话,两只鸟驮着两人飞向那个洞口。瞬间幽暗,伸手不见五指,待再度见到日光,已是上次离魂时,梦中情景。

    江承紫四处瞧瞧,却没有瞧见白凤。

    “他们呢?”江承紫连忙问。

    站在巨大的凤巢造型的圆盘上,金凤鸟理了理自己的翅膀,说:“大约是吴王恪过不来,暂且等等。”

    江承紫看着头顶那一束光,等了好一会儿,头顶上的白光被遮去一大块。江承紫一喜,但徐徐落下的只有白凤。

    “吴王进不来,我将他放在外面的一处山洞里等着了。”白凤说。

    江承紫不免有些失望,有些许担心,但她却更庆幸他没能进来。这入口与离魂那次一模一样,想必里面的凶险亦是一样的。

    她不愿意他涉险。

    “那我们出发吧,不要误了吉时。”江承紫催促。

    “好。”白凤回答,然后蹲身下来,说,“你在我背上时,不知为何,我的翅膀充满力量。”

    “这倒是。”金凤鸟在一旁插嘴,“或者你的血脉里确实有很多先祖的血统,这对我们凤鸟是很有利的。原本我们以为白凤永远不可能飞上那山顶的,但上次与你一起后,他的进步突飞猛进。”

    江承紫“嗯”了一声,斜坐在白凤背上。白凤鸣叫一声,往下飞落到底,出了山洞。山洞外,就是昆仑之境。远处皑皑的白雪在黄昏落日中,呈现一抹诡异的微红。

    白凤言语不多,朝着那种植木禾的高山之顶飞去。无序之风,吞噬之土,那又怎么样?白凤鸟朝着山顶展翅高飞,引颈高鸣。

    不一会儿,所有的凤鸟都在落日黄昏里翻飞起来,在空中跳起盛大的舞来。白凤一直往上,江承紫仅仅抱住它的脖子,耳畔是呼呼风声。

    不知多久,在最后一抹日光里,白凤落在了昆仑之巅。

    昆仑最高的山峰,四周是悬崖峭壁,围绕着无数极具破坏力的飓风。山顶却只有温柔的风徐徐流动,方圆三里的山顶,有一座温泉池,温泉池旁边长着高大的木禾。江承紫看到池水的对岸,有一座石头宫殿。

    “哪里选择性别?”江承紫问白凤。

    白凤正在喘息,过了片刻才说:“那宫殿前的水池里,有一种鱼,捉住吃了,就可以变成自己想要的性别。”

    “那过去吧。”江承紫催促,她实在是怕夜长梦多,怕李恪在外面心急如焚。

    “好。”白凤背着她飞到了水池的对面。

    也是这时,江承紫才看清楚这水池是个太极的形状。白凤落在宫殿前,虔诚地跪在宫殿前的石头鱼缸前祈祷。太极形状的鱼缸里,出现了两条鱼。

    “变女子,吃这一条;变男子,吃这一条。”白凤指了指鱼缸里出现的两条鱼。

    江承紫很想问问有没有哪一只傻缺鸟把两条鱼都吃的。不过在这神圣的地方,她也没问出口,一心都放在了木禾身上。

    白凤毫不犹豫,选择了变成男子。

    他将那条鱼一口吃下,然后对江承紫说:“要去拜主人,你与我一同去吗?”

    “凤鸟的主人吗?”江承紫问。

    白凤点点头,江承紫便说:“那我也去向主人跪拜,讨一株木禾瞧瞧。”

    于是,一鸟一人入了石头做的宫殿。宫殿很简单古朴,但看起来质量不错,整座宫殿就是一块巨大的石头掏空,然后雕刻而成。

    宫殿的门口屏风处,有一口大锅,里面装着一堆的五色石。其中,就有像杨敏芝佩戴在脖子上的那一种。

    宫殿高台之上,有一座雕塑,是个古装的美女,只不过是人首蛇身。

    “这,这是凤鸟先祖?”江承紫问。

    白凤已虔诚跪下来,低声说:“是,这就是凤鸟的先祖。”

    难道传说都是真的么?昆仑山瑶池圣母,实则是人首蛇身的神,跟女娲一样。

    江承紫也顾不得研究那么多,也跪拜下来,口中念念有词,大意就是请求昆仑的主人赐予一棵小小的木禾,拯救苍生之类的。1

7×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     请按 Ctrl+D 收藏本页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