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水行周》
作者:米糕羊

逆水行周 正文 第三百二十六章 食铁兽
 

    洛阳,五金坊内喧闹无比,各种金属撞击声、蒸汽喷涌声此起彼伏,还夹杂着机器运行时发出的轰鸣声,制钉场内,燕王宇文维翰站在庞大的制钉机前,看着操作工将一卷铁线的前端引入机器中。

    这卷铁线宛若一个大水缸,分量十足,j据说有数百斤重,想要扯动其上铁线,得用上蒸汽动力,所以整套制钉设备配套安装有蒸汽机。

    燕王宇文维翰对蒸汽机不陌生,幽州州治蓟城内开设的工场里,少不了蒸汽机的身影,但“制钉机”是首见,所以他很感兴趣。

    当年在黄州时,宇文维翰就参观过制钉作坊,黄州的制钉作坊产量很大,全力生产时,一天能制作铁钉上万枚。

    之所以能做到如此惊人的生产数量,是因为作坊将制钉分为拔丝、切割、磨尖、打出钉尾几个步骤,每个步骤都有专门的工匠负责,大家分工协作,所以生产速度很快。

    现在,这套制钉机实际上就是将以上几个步骤用机器完成,而操作工主要负责确保机器运转正常、出现故障及时停机处理即可。

    具体流程,大概就是机器先将长长的铁线切断,切成长度统一的断铁线,随后进入一个圆盘,然后夹紧,让铁线随着圆盘转动,被磨具磨出钉尖。

    接着这些铁钉的另一端被机器“挤”出钉尾,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但每个工段都需要人在一旁适当操作。

    正是因为还需要人来操作、监督,所以制钉机不能独自运行,生产能力是每日制钉二百斤左右。

    产量之所以用重量而不是数量来描述,是因为数量太大,最普通尺寸的钉子大概每一千颗重三斤,换算过来,就是一台机器每日制钉六万六千六百余根。

    如果机器增多,产量对应翻倍。

    日产铁钉六万余颗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这种机器,是精工院开发箭镞制造设备的副产品,本来是军工机械,改变用途后才推向“民用市场”。

    这样一台机器体积庞大,但只需要五个人操作,天下各主要制钉场若以机器生产铁钉,可以大大节省人力开支。

    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各地制钉场的产能要不要扩充、要不要以专用机器来生产铁钉,得先算一笔账。

    如果各地市场不需要那么大数量的铁钉供应,制钉场购置“制钉机”以增加生产能力就是浪费钱。

    现实是各地对于铁钉的需求,靠着分工协作的人力制钉场就能满足,故而各地制钉场不需要上制钉机,所以一开始,这种机器是没有应用前途的。

    但后来,当铁钉大规模销往海外时,制钉机就有了用武之地。

    海东诸国,南洋诸国、天竺诸国,对于铁钉的需求很大,两洋贸易公司去年一年向国内制钉场开出的订单,累计铁钉需求量以“万斤”为单位。

    广阔的海外,不是蛮荒而是市场,其产生的巨大需求,让“半自动制钉机”重获新生,所以即便造价昂贵,制钉场购置以后靠着海贸的巨大订单都可以快速回本。

    往后,刨去机器折旧和运行费用,基本可以保证明显盈利。

    宇文维翰听市舶司提起过,说广州番禹制钉场,上了十套这样的设备,扬州广陵制钉场,上了八套这样的设备,莱州黄城则有三套。

    三地制钉场瞄准的是“海外市场”,要趁着有海贸大订单赶紧扩充产能,用货款回本,之后就是开着机器挣钱。

    所以宇文维翰觉得,幽州的制钉场,也得赶上这趟东风。

    他任幽州总管至今,即便中间挂帅东征高句丽,战事结束后还是回到幽州总管任上,为了发展幽州,充分借鉴“黄州经验”。

    幽州已经有新开铁矿,产量逐年增加,虽然比不上大冶制铁所这种“怪物”,但幽州的铁产量已经可以在当地推广铁制农具、工具,并支撑起对外贸易。

    有了铁制农具,百姓可以开垦更多的农田种粮食;有了铁制工具,兴修水利事半功倍,大量农田得到灌溉,粮食产量增加,就能养活更多的人。

    人多了,人气就旺,发展工商业恰逢其时,然后靠着永济渠和燕津出海港口,又有辽西边贸和辽东开发,再加上海贸,宇文维翰觉得幽燕地区还发展不起来,那就只能说他无能。

    按照“黄州经验”,冶炼和制铁行业,需要大量人员参与,能够以此带动当地发展,然后在此基础上发展实业,吸纳无地平民务工,让这些人能靠着务工养家糊口,不会聚集在什么鬼地方成日里想着造反。

    宇文维翰这几年派人拼命探矿、开矿,然后请来大冶制铁所的技术骨干指导建新式炼铁高炉,终于让幽州出产的铁制品渐渐有名,出产的铁锅、铁犁,被民间称为“燕锅”、“燕犁”。

    现在,海贸对于铁制品的需求量大增,宇文维翰觉得又是个好机会。

    他现在趁着回京述职兼探亲的机会,在洛阳实地考察新式制钉机,若没有问题,就赶紧向朝廷申请,订购十套机器,尽快扩充幽州制钉场的产能,争取拿到更多的订单。

    想到这里,宇文维翰看着眼前的机器,只见操作工准备就绪,随后扳动闸门。

    机器轰鸣起来,一端不断的“吸入”铁线,机器中部各活动部件开始运作,咔嚓咔嚓的声音不绝于耳。

    被机器截断的铁线,经由导流槽进入一个圆盘,打磨时溅射出许多火花,在一旁看去仿佛火树银花。

    这些被磨成针的铁线,另一端被机器强行挤出扁平的“尾巴”,最后被机器“吐”出来,整个过程除了需要人工操作时停顿了一下,可以说是行云流水。

    宇文维翰伸手拿出一根铁钉,手指感受着铁钉的余温,看着这快速“吸入”铁线的机器,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这机器,就像一只食铁小兽般,“食量”还不算大。

    那么更大的食铁巨兽们,每天得吃掉多少铁?

    :。:

7×24小时不间断超速更新!     请按 Ctrl+D 收藏本页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0即作删除!

QQ工具| 广告业务| | 联系我们 | 会员帮助

新ICP备08100344号